当前在线人数6944
移民专栏首页 -> 移民新闻 -> 文章
[其他地区]卖工签如此猖狂? 新西兰移民诈骗案例大起底
作者:anews   来源:移民新闻   发文时间: 2018年09月27日 03:43:52
编者按:据新西兰《中文先驱报》报道,“没拿到签证就意味着要回家,但我死心塌地要留在新西兰,不想回家该怎么办?”正是这种“永不回头”的心态促使移民欺诈者想起了歪招,在新西兰,买卖工作的现象已屡见不鲜。

近日,Stuff开展了名为“大骗局”的移民诈骗调查,发现那些绝望的移民有三种选择途径,每种途径都是非法的:

1.他们可以支付一笔最高可达3.5万纽币的预付费来“购买”工作,从而获得雇主担保工签;

2.他们可以买份假工作,纯粹是为了移民局需要的文书付款,他们自己则没有从“雇主”那里拿到任何薪酬;

3.他们可以拿到新西兰移民局规定的办理工签的最低工资,即年薪约4.8万纽币,但必须通过现金方式将部分或全部工资还给雇主。如此一来,通常他们的收入都低于最低工资。

近期的毕业后工签政策变化出台后,学生在学业结束后已不会与雇主绑定,可能使上述第一种非法途径不再有市场。但是,移民行业专家预测称,会有其他骗局取而代之。

前移民部长Tuariki Delamere表示,这些非法移民途径非常普遍,而新西兰移民局几乎没有阻拦。拥有20年经验的移民律师Alistair McClymont猜测他的客户中有“约三分之一”正在以某种形式向雇主付钱买工作。移民劳工组织发言人Sunny Sehgal同样表示,Stuff发现的案例仅仅是“冰山一角”。

新西兰移民局没有对Stuff的分析提出异议,但他们表示,移民局收到的关于移民诈骗的举报在“不断增加”。

Karamjeet Singh的故事

每年有超过8万人都会拿着学生签证抵达新西兰,来自印度哈里亚纳邦一个农民家庭的Karamjeet Singh就是其中之一。2014年来到新西兰的他梦想着有一天能拿到居留权,在这里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酒馆。他为一份不存在的工作交了3.5万纽币,收款人是Gurpreet Singh。Gurpreet来自印度旁遮普,他在奥克兰拥有多家餐馆,几家已被清算的公司,在他人眼中,他简直无所不能。

对于像Gurpreet这种在移民社区中拥有名声的人来说,移民欺诈无疑是一项利润丰厚的业务。然而那些在移民无望中转向他的人却不得不面临糟糕的结局。许多受害者都认为,Gurpreet及其同事应该受到起诉:“无论他们做了什么,他们都需要受到惩罚,他们毁了许多人的生活。”

Karamjeet Singh计划移民的道路是许多人都熟悉的道路: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希望毕业后找到理想的工作,并最终成功拿到居留权。然而,像许多其他人一样,他发现自己在签证即将到期之际,却没有就业前景。

所以他打电话给Gurpreet Singh寻求帮助。据Karamjeet描述,Gurpreet看起来很随和,脸上总挂着微笑。他开着一辆黑色克莱斯勒车,告诉Karamjeet说,他可以花3.5万纽币成为新西兰的永久居民。

Karamjeet讲述说,Gurpreet说帮他在惠灵顿找了一份全职工作,年薪4.2万纽币,高于当时的技术移民工资门槛。他需要分期付3.5万纽币给Gurpreet,在这笔钱中,1万纽币是签证花费,其余的将作为获得永居权的资金。如果他的申请失败,Gurpreet会退款给他。

在惠灵顿,Karamjeet遇到了一个名叫Peter Ryan的男子。Ryan经营移民咨询公司Capital Immigration。他还是第二家公司BCInternational的董事和大股东,该公司使用Bite Consulting Group作为名称进行交易。根据Stuff的调查内容,Ryan也是处理Gurpreet经手的大部分签证申请的移民顾问。

2015年6月,Karamjeet正式以BC International的客户服务经理身份获得了签证。但Karamjeet说他被告知Bite不会付工资给他,因为公司本身并没有在运营。而且,每次Karamjeet拿到报酬的时候,都必须把钱还回去。

虽然Karamjeet持有的签证上说他的工作地在惠灵顿,但由于这份工作并不是真的,所以他一直住在Gurpreet在奥克兰的房子里,靠着自己之前的一些积蓄、父母的钱以及在奥克兰西区一家工厂打工挣的现金维持生活。

Karamjeet称,银行对账单显示的转账、现金提取和外币兑换汇款是他通过第三方(包括他在印度的爸爸的账号)将每月领的Bite的薪水返还给Ryan。

然而,问题就出现在奥克兰的这些转账上。Karamjeet应该是要在惠灵顿的。Karamjeet说,原计划是让Gurpreet拿走他的银行卡,并安排在首都的一位朋友代表他进行交易,但他把这事忘记了。

所以在2016年4月,慌乱无比的Ryan给Karamjeet和Gurpreet发来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中严肃提问说:“为什么所有银行对账单上都有奥克兰,所有活动都在奥克兰!”

Karamjeet打电话给Ryan询问他的永居申请状况时,Ryan告诉他说,新西兰移民局要求Bite Consulting提供10年的工资和财务记录,并要求Karamjeet撤回他的申请。Karamjeet讲述说,Ryan告诉他,如果Bite公司被质疑,会有很多人受到影响。Ryan告诉他,Gurpreet会找到一种不同的途径来确保他拿到居住权。

在Karamjeet收到的来自Bite的offer中,信头中的网址看起来是一家英国网站。但一位也认识Ryan的消息人士称,Bite Consulting和英国这个公司实际上是两家独立的公司,但是该消息人士为Ryan辩护说:“我觉得很难相信Ryan会做那样的事,他是移民顾问。”

当Stuff记者致电Ryan询问有关Gurpreet的事情时,Ryan不想发表评论,还询问记者是否正在录音。他表示,“我不知道所有的事实,我听说了各种各样的谣言,我知道有人正在做出相当严肃、可以说是错误的指控。但我不能发表任何进一步的评论。”

当记者补充说并没有人对他提出任何指控时,Ryan仍说:“我也不愿意发表评论。”当被问到那封恐慌的电子邮件时,Ryan说他“没有参与其中”。而当被问及他是否参与了Gurpreet的移民欺诈计划时,他说:“这是一项严重的指控,我坚决驳斥这一点。”

“这些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Karamjeet喜欢新西兰,他爱这里的人,未来若有机会再到新西兰,他也不会拒绝。但是他已经不再强求拿到PR了。他只希望MBIE能利用他和他人提供的证据,帮助其他受害者拿回他们的钱,并阻止这类骗局。

政府很难准确地估计有多少骗局在运作,因为陷入其中的移民也涉嫌违法,因此他们不愿意举报,也不愿与媒体交谈。尽管面临驱逐出境,但Stuff还是找到了几位愿意被公布照片和姓名的受害者。

移民劳工组织发言人Sunny Sehgal说,他曾收到7起有关Gurpreet Singh的投诉,但大多数投诉人都因为害怕被驱逐出境,或被印度社区排斥,所以希望保持匿名而不是正式投诉。Sehgal说,“我们知道的这些案例都只是冰山一角,有很多人在做这些事情。”

经验丰富的移民律师Alastair McClymont认为,整个行业现在都依赖被剥削的移民劳工。曾有奇异果果园业主直白地告诉他说,“如果印度学生市场枯竭,那么根本就没有人会来摘猕猴桃。”

新西兰移民局(INZ)的助理总经理Peter Devoy承认,移民欺诈的问题正在恶化,全国范围内都存在移民剥削现象。Devoy称,如果允许这些买卖工作的计划不受限制地增长,将导致新西兰企业更广泛的“腐败”。

新西兰政府表示,审查新西兰移民局如何处理移民剥削问题是一个重要的优先事项。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已委托MBIE对移民剥削相关工作进行彻底审查,并期望在明年提交报告。
[快速返回]
赞助链接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 - 未名空间(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