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351
移民专栏首页 -> 移民新闻 -> 文章
[美国]美华裔州众议员:身为少数不放弃 否则永远是少数
作者:onews   来源:移民新闻   发文时间: 2018年06月12日 03:05:52
编者按:在这个民主党只占约三成,共和党连任超过20年的选区,她以不到总票数1%的差距胜出。被称为“蓝色浪潮”(Blue wave)的见证,也跃上美国政治舞台。她回忆,“与选民交谈,有时会提到父母是华裔移民,努力工作,重视子女教育,造就今天的我。投身公众服务,让他们引以为傲,也像为实现美国梦增添一页。”

5月是美国亚裔传统月,宾州诞生首位华裔州众议员,戴怡平(Helen D. Tai)于5月15日的补选当选州众议员,也是州议会第二位亚裔议员,6月5日宣誓就职。

在这个民主党只占约三成,共和党连任超过20年的选区,她以不到总票数1%的差距胜出。被称为“蓝色浪潮”(Blue wave)的见证,也跃上美国政治舞台。她回忆,“与选民交谈,有时会提到父母是华裔移民,努力工作,重视子女教育,造就今天的我。投身公众服务,让他们引以为傲,也像为实现美国梦增添一页。”

想参与改革 43岁加入民主党

戴怡平的父亲戴鸿超是知名华裔政治学者、底特律大学政治系前主任。她回忆,从小与姐姐、弟弟听父亲谈美国政治最新消息,但并不着迷,最多只记住了投票的重要。真正影响她的,可能是重视节俭、不浪费的家训,培养了她对环保的热情,后来促成首次参选的机缘。

2008年,43岁的她加入了民主党。没有政治偶像,她尊敬的人是愿为小老百姓奋斗,明知困难,仍愿意尝试做正确的事。

大学、硕士都读统计,在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长期扮演管理及策略的督导角色,也是公司绿色环保小组成员。虽然她常写信、打电话向民选官员陈情,抵制污染与政府浪费,但认为自己的专长较适合在企业发展,参政是别人的工作。五年前,镇议会(Board of Supervisors)出缺一席,“总要有人做,也许我可以。”

她居住的小镇Solebury,许多土地属保育地,居民也得以保有平静及低税。当时有开发商意图购买大批土地,而五人组成的议会,已有两人支持开发,一人中立,一人反对。她发现,小镇之所以美丽,因为之前已有许多像她一样的普通人,愿意贡献时间,维持它的美丽。她想保护宁静的生活,却几乎忘了自己也有责任。

顺利当选镇议员后,她开始定期发通知,保持镇议会运作透明,也提升了居民的参与感,每当有议员提出偏袒开发商的建议,选民可立刻得知,两年一次的选举,逐渐替换,现在五人意见一致。小镇所属的178选区州众议员Scott Petri,因转任州长内阁宣布将辞职。由于遗留任期还有半年,州府于5月的初选,同时举办特别选举,填补该空缺。

全美国关注 正面看待压力

五年前首次参选,父亲得知时很兴奋,戴怡平说这次父亲更兴奋,鼓励她将自己的价值观用于服务公众。“我这次参选,因为相信人人应有公平机会”,但宾州现况不然,教育预算不足,最低时薪偏低,环保法规不严。几年下来,她觉得自己能做的有限,镇议会只能管铺马路、地方警力、地目规划等,如控枪、环保预算,镇议会并无立法权。她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能在影响社区的议题发挥更多力量。

她知道这将是一场艰难的选战,选区只有37%属民主党,2016年的前次州众议员选举,共和党候选人以61%得票率连任。但此次对手没有现任优势,自己在镇议会的成绩也有目共睹,戴怡平估算,若募款顺利,也许有机会。过程中,她聆听每位选民,找出与彼此的共通处,发现大家都支持政府收支平衡,认为教育支出不足,希望控枪法规合乎常理等,意见相左的则是经费来源。

最近几年,Solebury镇议会从她是唯一民主党,变成全数为民主党议员。加上2012年总统大选,罗姆尼在此选区赢13%,但特朗普后来只赢了3%,被民主党视为期中选举的翻盘重点选区,引起全国关注。5元、10元,小额捐款从四面八方而来,许多不认识的人想当义工,宾州的国会议员主动表达支持,她也获得州长沃尔夫、前副总统拜登背书。拜登还曾来电感谢她愿意参选,表示愿意帮忙。出乎戴怡平意料,但不觉得是压力,她以正面看待,因为会引来更多关注。

共和党对手Wendi Thomas是另一小镇的议员,在选区知名度比她高,选民结构也更多元,这场选战比过去困难的多。戴怡平说,参选镇议员,5000元经费便足够,但州众议员,约需50万元,而且选区太大,从参选到投票日不到半年,不可能逐一登门,还好党部提供许多支援。

竞选时还有许多意料外的挑战,比如不知道早期民调的重要性,候选人能决定哪些是选民最关心的讯息。她有14种邮寄传单,但对手更多。她说,许多人也许不相信,因为成效不理想,她在选前将竞选经理解职,“我甚至没有竞选经理”。投票当天,她只知道已经做了所有能想到的事。

对方不想再输 我不会休息

选前民调显示戴怡平会赢1%,“很淮,但民调的误差是5%”戴怡平笑道。能胜选,她认为因为有不同专长的义工团、民间组织、工会,以及来自民主党的支持。接到记者访问电话时,她正忙着寻租办公室、招募员工、参加议会说明会、学习立法程序。因为原议员的任期只到年底,她要立刻投入11月的选举,将对战同一人,“对方不想再输。特殊选举获胜,虽有助声势,但我不会休息。”

她对11月的选举乐观,因为民主党一般普选时投票率较高,而且她将是竞选连任,知名度较高,加上较了解议会运作,而且已有胜选记录,之前观望的工会应会决定支持她。她也看好改选后州议会重新洗牌,民主党也许仍是少数党,但若增加超过十席,则足以引发两党常规对话。

从政之后,她发现过去为公司提升效率的工作经验,有助政府运作,但如何更有效率,常有不同意见,也发现与意见不同的人共事,需先异中求同。但反观宾州议会,两党却处处背道而驰。

宾州参、众议会目前都是共和党占绝对多数,民主党少到被完全忽视。进入议会后,她将寻求各种对话机会,首务是找出与自己理念相近的议员,不分党派。这并非不可能,她回想初参政时,也曾是镇议会唯一的民主党议员,“不能因自己是少数而放弃,否则会永远是少数。”

合气道黑带 正视恐惧

夫妻两人离开强生公司后,戴怡平创业,开了一家创意顾问公司,丈夫John McDevitt则成为全职雕刻家,两人还在住家附近开了一个合气道教室。练习合气道20年,现在两人都是黑道高手。她说一开始对格斗技巧较有兴趣,但后来爱上练习时带来的平静、心胸开放。合气道强迫一个人正视、克服恐惧,提升观察力,遇挑战不会过度反应,能有效运用肢体,打赢个子更大的人。现在她看到更多人因学习合气道,提升自信,很有成就感。丈夫的许多作品,灵感也来自合气道。

丈夫也是民主党的长期支持者,两人理念一致。她说丈夫的母亲是移民,但因是白人,没人会把他当成移民之子,“虽然他很了解我,但无法体会身为少数族裔的感受”。州众议会200多名议员,只有约40人是少数族裔,她是继Patty Kim于2013年当选后,宾州至今第二位亚裔议员。过去在镇议会,她是唯一女性、也是唯一少数族裔。她说这次选举,虽然许多人口头没提,但有时仍可感受被另眼看待。

对于亚裔参政,她说,若希望政府反映自己的价值观,投票之外,有时还需要做更多。尤其是移民或移民子女,总觉得自己的理念没被传达,因为政府裡的声音太少。这些很有价值的意见,没被说出来,很可惜。看看美国现况,很明显投票、选正确的人为何重要,“不能当局外人,每个人都有责任,这也是我最初参政的动机。”

父亲支持:放手做有兴趣的事

戴怡平相信,这次胜选,对父亲意义非凡。她的父亲戴鸿超,1994年自底特律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退休,现与妻子周明珍居住于圣地牙哥。他半开玩笑地说,虽然教政治30多年,但自己对子女影响不大,大女儿在西雅图从事动物环境保护工作,小儿子在芝加哥当电脑软件工程师,只有排行老二的戴怡平半路出家从政。

他回忆,女儿在底特律出生,从小功课好、文静,密歇根大学统计系毕业,读完宾州州立大学统计硕士后,长期在强生公司工作。五年前首次参选镇议员,没问他意见,而是直接告知决定。他当时很惊讶,因为从没听女儿说对政治有兴趣。记得奥巴马参选时,父女曾交换意见,他认为女儿这一代,受奥巴马影响很大,也激发了参政热情。去年圣诞节,女儿告知想参选州众议员,他依然很惊讶。

戴鸿超说,女儿夫妻两人都在强生工作多年,有经济基础,没有子女,大可放手作自己有兴趣的事,开始享受人生。


[快速返回]
赞助链接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浙江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 - 未名空间(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