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491
首页 - 博客首页 - 《神性·人性·兽性》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神性·人性·兽性》第七章 魂兮归来
作者:sun090905
发表时间:2021-10-21
更新时间:2021-10-21
浏览:209次
评论:0篇
地址:24.
::: 栏目 :::

奚秋潇则是经历了人生的另一种深重的灾难——牢狱之灾。奚秋潇虽然已从
企业党委书记总经理沦为贪污罪犯,但他毕竟还是个铮铮男子汉。他在入狱
之后的心态逐步地平正了,在第一次的律师会见中就通过律师向林蓁蓁提出
了离婚的要求,并要求看到林蓁蓁手写的文字。奚秋潇的真实想法是自己的
牢狱生活毕竟还要两年多,一是不要连累了林蓁蓁;二是担心林蓁蓁有什么
意外。林蓁蓁的文字很快就传了进来:“我们不离婚,我等着你归来。”看
着这几行字,奚秋潇立即想起根据严歌苓小说《陆犯焉识》改编的电影《归
来》,是的,人不死就会有相见的这一天,总是会归来的。著名画家黄永玉
在著名作家沈从文的墓碑上写了他生前的一句名言: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
场,便是回到故乡。奚秋潇现在虽然称不上一个战士了,但在接受法律制裁
之后,他仍然会有人的所有尊严、他仍然会被一些人记得、他仍然可以在神
性和人性的消长、神性人性和兽性的厮杀中找回自己…
奚秋潇认真地在监狱接受着脱胎换骨的改造,努力地追赶着年轻犯人的节
奏,还在监狱的中秋晚会上唱了一段京剧《三家店》,开始的两句赢得了阵
阵热烈的掌声,可惜由于紧张更由于体力不支,奚秋潇自我感觉没唱好。这
一段是奚秋潇监狱生活最平静的日子。不久,奚秋潇的左腿膝盖处就开始隐
隐作痛了,并逐步发展到整个左腿膝盖肿大疼痛难忍,走路十分困难了。奚
秋潇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十六年前的旧疾,还是选择在他人生的最
低潮时急剧地复发了。后来在治疗中,他得知医生的判断这是骨水泥引起的
感染,奚秋潇每天要注射大量的抗生素,最极端的一次,护士在他两个手上
一共扎了十六针,才把针头扎进静脉里。由于大量的抗生素,奚秋潇失去了
基本的食欲,人变得骨瘦如柴了,大小便非常痛苦,生活自理能力也基本丧
失了,可奚秋潇还是顽强的撑着,他没有在信中向林蓁蓁吐露一个字,他认
为他一个人承受痛苦就足够了,没必要再让妻子为他担心了。
奚秋潇每天只想躺在床上,除了强撑着病体做着几件非做不可的事情以外,
他什么也干不了了。奚秋潇是爱清洁的人,洗澡已经不可能了,衣服也已经
洗不动了。奚秋潇想起了章诒和先生在《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一文中,
对京剧艺术大师马连良先生的生动回忆“一手拄棍一手端盆的马连良…艰难
缓慢地走到锅炉房接了小半盆热水,对别人解释说:‘我擦擦汗。’贯大元
(京剧老演员)背后心疼地说:‘马先生多爱干净的一个人,两月没换汗衫
了,’”奚秋潇知道马连良的剧团“扶风社”在京剧界有三白的美誉(护领
白、水袖白、靴底白),这样酷爱干净的大艺术家竟然有两个月没换汗衫
了,真是难以想象!相比之下,奚秋潇感到自己还要稍稍好过马先生,还能
硬撑着每天擦身洗脚。
那天晚上奚秋潇高烧40度不退,血指标严重异常,医院发了病危通知,深夜
值班医生叫来了各科的主任医师抢救奚秋潇。奚秋潇在迷迷糊糊中听见医生
说:“心脏好像还可以。”他知道自己已处在病危状态,此时奚秋潇左腿剧
烈疼痛,已经无法自主起床了,他觉得生命此刻对他已经基本上只剩下痛苦
了,所以对死亡没感到什么恐惧、对生命也不再存什么留恋了…
奄奄一息的奚秋潇终于被批准暂予监外执行,送到了东昱省骨科治疗水平最
高的医院,奚秋潇此时被诊断为恶性肿瘤,急需截肢才可能保全性命,可是
医院没有病床,而且,奚秋潇始终尚存一念——保住自己的左腿。奚秋潇想
到了还担任着区领导的从林,他告诉自己的亲戚想去找从林,亲戚的回答
是:“你已经没有朋友了!”奚秋潇执着地想让专家为自己再确诊一下病
情,看看还能否保住这条腿,就不顾一切地抱着侥幸的心理给从林打了电
话,从林惊异地问:“你在哪里?”“我保外就医了,你在这个医院有熟人
吗?”“有的,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进病房,现在的急救室太挤太乱
了,想找专家再为我诊断一下。”“我马上找医院的党委书记,我会让他负
责处理这件事,我自己也会跟踪这件事,你放心。”在从林的安排下,奚秋
潇很快住进了病房,该医院的骨科主任亲自察看了奚秋潇的病史和病体,他
对刚从加拿大赶来的林蓁蓁说了句:“要赶紧手术截肢,产生败血症就危险
了。”
林蓁蓁无论如何没想到丈夫会病成这样,不知如何是好,奚秋潇从昏迷中清
醒过来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妻子,此时,他已经没有气力痛哭嚎啕了,只
能任凭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奚秋潇已经到了必须依靠大量输血维持生命体征的程度,这天他正在输血并
昏睡着,谌静雨带着巩潇雨推开了病房,走向奚秋潇的病床。林蓁蓁惊异地
站了起来,因为他们没有通知过任何人,即使是从林想来探望,奚秋潇也让
林蓁蓁婉言回绝了,从林在微信上只回了一句话:“转告秋潇,一定要挺
住!”
由于从没见过谌静雨,林蓁蓁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谌静雨走近林蓁蓁,
轻轻地在她耳边说:“我就是谌静雨,如果您知道我,就让我和我儿子看他
一眼,如果您不知道我,我现在就走。”林蓁蓁有些激动:“谌静雨,我知
道!谢谢您来看他。”谌静雨看到骨瘦如柴病入膏肓的奚秋潇,眼泪夺眶而
出:“怎么会病成这样?”巩潇雨被眼前的奚叔叔的病态也惊呆了,他怎么
也无法相信,一年多前谈笑风生的奚秋潇,就是躺在病床上的这个重病患
者,他伫立在病床前,默默地向奚秋潇倾诉着久藏心中的话:奚叔叔,您一
定得挺住!我还要向您请教很多很多问题呢!您对我的所有期望,我都牢记
着呢!您一定要关注着我成长啊!
林蓁蓁告诉谌静雨:“医生很担心他的病情,现在严重感染还无法控制,这
就会时时危及他的生命。他虽然很配合治疗,可我觉得他并没有很强的求生
欲望,清醒时,他曾说过一句话‘如果老天爷还给我残生的话,我这个残生
的主题只有一个——自我救赎!’我叫醒他好吗?”谌静雨竭力安慰林蓁
蓁:“哀大莫过于心死,别了,我担心他醒来后会有些激动,这可能对他身
体不利,我还是坚信奚秋潇的生命力,一定会有奇迹降临的,我们都会不停
地为他祈祷。您能不能出来一会儿,我有几句话想对您说。”林蓁蓁看输血
还有一段时间,就嘱咐护工看护好奚秋潇,她随着谌静雨来到了医院草坪边
的一条长凳上,巩潇雨就站在一旁。谌静雨看着儿子告诉林蓁蓁:“我儿子
见了奚秋潇一次,就崇拜上了他,这次听说奚叔叔病了,是特意从美国赶回
来的,他醒了,请您一定告诉他,希望能使他开心点。潇雨,你再上去看看
奚叔叔,我们一会儿就走。”巩潇雨再次上病房去了。谌静雨见儿子离开
了,回过头来对林蓁蓁说:“我叫您林老师好吗?我今天说的这些话,假
如,我是说假如奚秋潇的病情确实不可逆转了,请您一定转达给他,这也算
是我对他的一个交待。我和奚秋潇有过很短暂的恋爱,可我们连一次手都没
有拉过,信不信吧,这就是我们农场当年的恋爱,谈个恋爱像偷情似的。在
我被当时所在排的排长谈晓山感情敲诈时,是奚秋潇见义勇为地保护了我,
我们两人是真心相爱过的。我们排的另一个排长曾经对我和奚秋潇的关系做
过分析,谌静雨不可能喜欢谈晓山,她对奚秋潇是有真情的,但有多少‘借
力’的因素就不得而知了。我可以对林老师发誓,我当时没有过那种念头,
哪怕是一丝的那种念头,但事实上,确实是奚秋潇帮我抵挡了谈晓山的感情
敲诈。可最后,我还是离开了奚秋潇,因为我觉得他尽管爱我,但不懂怎么
爱我,而且他的家境横亘在我们两人之间,使我觉得我们的结婚不太现实。
我知道,这对他的打击很大,特别是我伤了他的自尊心。可也恰恰从那时
起,我感到我真真切切错过了一个铮铮男子汉,他从没有来求过我,也从没
用任何语言来伤害过我,他一个人默默地承受了一切。几年后,当我知道,
奚秋潇还没有成家时,我自己的婚姻又味同嚼蜡时,我曾经想与他重归于
好,可没想到被他拒绝了。当时我简直有些痛不欲生,他约我和妹妹重回了
一次农场,当他向我坦露心迹时,我被震撼了,这是一个极有责任感的男
人,他告诉我,如果没有你林老师,他一定会回到我的身边,可现在他不愿
让我们曾经有过的感情有一点点的污染,更不希望情感偿债变成新的情感负
债。现在回过头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奚秋潇,事实上,他也是在挽救
我的婚姻和家庭,是他成全了我现在的幸福生活。所有的婚姻家庭都不可能
是十全十美的,但婚姻的动荡、家庭的破碎对人的伤害又确实是相当巨大
的。离开农场将近四十年了,我和奚秋潇一共只见过三次面,一次在马路上
相遇又不欢而散;第二次是在学校里听他讲课,第三次是他和我们姐妹俩一
起去了趟农场,今天是第四次,可我今天却怎么会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受
啊!林老师,您别多心,我并不是认为他这次会挺不过去,而是指人生的无
常。这些话憋在心里许多年了,说出来了,心里好受多了!最后我想把我母
亲对奚秋潇的评价转达给您和奚秋潇。我妈妈是个心气很高的人,上世纪五
十年代名牌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做过领导的秘书,当了很多年东昱百货宣
传科长,没几个人能入她的法眼。当年她是竭力反对我同奚秋潇的恋爱,现
在她甚至比我还悔不当初,因为她看到了东昱百货职工对奚秋潇的评价,她
目睹了我和奚秋潇分手后,奚秋潇的为人处事。在参加了东昱百货新楼的开
业仪式后,她与奚秋潇有过一次长谈,回家后对奚秋潇更是赞不绝口,亲笔
写了一篇文字,她将其中的一段抄给了我,我觉得你和奚秋潇比我更有资格
担当和享受这段文字,现在我想在奚秋潇耳旁念给他听,不管他是否还能听
到,但愿能给重病中的他,带去迟到的些许安慰,也能稍稍缓解您护理病人
时的心力交瘁,更能当面向他表达深藏在我心中四十年的愧疚之意和敬重之
情,您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谌静雨把一页纸交给了林蓁蓁。林蓁蓁低头
看着那张纸,不一会儿,一颗晶莹的泪珠便洒落在了那张纸上…林蓁蓁抬起
了头注视了谌静雨一会儿,她终于微微点了点头。
林蓁蓁和谌静雨走进了病房,谌静雨轻轻地在儿子耳旁说了句“你到楼下等
妈妈一会儿,我有几句话对奚叔叔说。”潇雨点点头,他回头看了一眼病床
上的奚秋潇,恋恋不舍地走出了病房。
谌静雨附身在奚秋潇耳旁轻轻地深情地一字一句地念着:“有这样一个小人
物大男人,他使渗透着怨恨、愤懑、失望、昏暗的失恋的枯萎之花,硬是结
出了洒满理解、喜悦、希望,阳光的大爱的丰硕之果;将瞬间的擦肩而过,
生生地点化成了终生的灵魂付托;将人性世界里男女间时过境迁的劳燕分
飞,神奇地升华成神性世界里时所萦怀的精神守望,那样的人,其内心必定
具有岁月无法折损的坚不可摧的巨大力量!那样的情感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那样的情感空间上无垠,时间上永恒。在一个女人的眼中,这样的男人就是
顶天立地的男人!奚秋潇,这些话是我妈妈写给你的!现在我要对你说的是
——你要…一定要等等我们,你一定要等到你的那个贝阿特丽采来,你不是
一直想让她带领我们游历天堂吗?”
谌静雨哽咽了,她回过头去,发现林蓁蓁正好没在病房,她又一次凑近奚秋
潇的耳旁,一字一句地说道:“奚秋潇,我知道你憋屈,你甚至不留恋人世
了!想听听我谌静雨的想法吗?这是我冥思苦想写下的一段文字,你听听有
没有道理。你的事情我大概知道了,你可能觉得这些事情在以前、在其他人
根本算不得什么事儿,而在你身上竟变成了天大的事情,足以毁掉你的一
生!我却不完全同意这样看问题,真正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并不是完美无缺
的仙人、也不是战无不胜的超人、更不是不堪一击的假人,而是不虚美不隐
恶不讳饰的有情义有血性有担当的普通男人,他应该而且必须勇敢地对自己
做过的所有事情付出任何代价,承担一切后果!就像美国影星丹泽尔•华盛
顿在电影《伸冤人》中的一句台词那样‘你既然求了雨,就要承受泥
泞!’我太知道你奚秋潇的性格了,法院判你的是有期徒刑三年,而你认为
你实际的刑期是无期徒刑,因为你感到你周围的人对你的拷问将一直持续到
你生命的终点,这个拷问就是——奚秋潇究竟是如何完成从东昱省先后两次
省‘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获得者、东昱省两个著名商业企业总经理党
委书记到一个贪污犯的蜕变的?难道仅仅就是那七十余万元人民币吗?这些
数字仅仅是结果,而真正的成因,却正像人们常常说的那样,一部二十四
史,不知从何说起!我希望你奚秋潇总有一天会有勇气直接面对这个拷问,
那么现在我有没有资格先来替你面对呢?你在人性兽性的厮杀中赢了许多个
回合,可在物欲这个回合中,你输了!而且输得有点不值当!只有我知道你
对贫穷的记忆和贫穷对你人生的影响是怎样深入你骨髓的?是怎样扭曲你人
生的?你不是很欣赏海明威那句名言吗‘人可以被打死,不可以被打
败!’那个‘独自在湾流里的一只小船上打鱼的老头儿’‘身上的每一部分
都显得老迈’了,可是他的那双眼睛‘跟海一样蓝,是愉悦的,毫不沮丧
的’,尽管是只拖回了一副光秃秃的鱼骨架,尽管是已经遍体鳞伤了,可人
们最终还是认定圣地亚哥是凯旋而归的!那么,你奚秋潇呢?你好像对我妈
妈说过一句话‘中国人人性中没有同情失败者的基因。’可至少是我谌静
雨,我儿子巩潇雨,我妈妈周丝芬,还有我所了解到的东昱百货新昱公司的
许多干部职工都不认为你奚秋潇的人生就是完败的!你的人生有成功有失
败,你既没有成为假神性的人质,也没有放纵真兽性的泛滥,只是迷失在了
人性兽性的边界,向真兽性滑落了一阵!这不是被假神性长期愚弄后又虔诚
供奉假神性的人性,这也不是把真兽性刻意包装成假神性的人性,这才是我
们这些人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的人性,我们在为你奚秋潇扼腕叹息之余还尚
存着几多期待啊!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他们啊!奚秋潇,你还记得四十年前,
在那片棉田里,我问你《安娜•卡列尼娜》扉页上‘伸冤在我,我必报
应’的意思吗?你告诉我这是《圣经》里的话,意思是只有我上帝才有资格
审判罪人,善恶必有报应。安娜是有罪的,但不该由比她更有罪的人来评审
她。现在我要告诉你,我深深相信‘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希望你也一定
相信!奚秋潇你记着,即使有什么不测,你也一定要虎死不落架!奚秋潇,
你听着,我谌静雨没有看错你,当年我说过的那句话最终是被四十年的时间
认证了的!这句话就是——我深信我爱过的奚秋潇永远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
汉!如果你听见了我的声音,就眨一下眼睛…”话音未落,谌静雨惊奇地发
现,两颗混浊的泪珠从奚秋潇的两个眼角缓缓地流淌了下来……
林蓁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入了病房,她站在谌静雨的身后,她也惊奇地注
意到了丈夫眼角流淌着的泪水。
谌静雨临走前,林蓁蓁将一个U盘交给了她:“这是几天前,他还清醒时嘱
托我的,让我一定设法转交给你,我正愁怎么想办法交给你,没想到这么
巧,今天你来了。这是他写的一部小说,里面有他自己的一些经历,好几十
万字呢,还没有完成,我也还没顾得上看。他说他知道,自己有血有肉有灵
魂有价值的人生到57岁就已经戛然而止了,他渴望着自己灵魂的早日超度,
他一再说知我罪我,其惟春秋!”“知我罪我,其惟春秋!”谌静雨恍然大
悟了,这些文字就是自己当年在那块两人初恋的圣地,对他提出的要求,没
想到,这个男人真是信守承诺,谌静雨深信:这几十万的文字里,一定记录
了他们两人爱情的某些信物见证、一定隐藏着能识别他们两人特殊爱情的密
码、也一定留下了他奚秋潇超越生物学意义的生命痕迹。谌静雨拿着U盘的
手在微微颤抖着:“我一定会好好拜读的,也一定会非常珍惜的,祝他早日
康复,你也多多保重!”谌静雨强忍住泪水,转身走了出去,心中却还声泪
俱下地诉说着:奚秋潇啊奚秋潇,只能祈祷神灵保佑你了!潇雨是个心气很
高的孩子,我就没听到过他佩服过谁,可他对你却是五体投地,还想拜你为
师呢,你一定得收下他。这也算是对我们两人情感的补偿和传承吧!如果你
真是痛苦不堪,如果你真想要早走一步的话,那就在天堂门口等着你的那个
贝阿特丽采…
谌静雨“一步一回头,步步泪水流。”她离开病房,走下楼梯,看见儿子站
在院子里,谌静雨走近儿子,潇雨并没有察觉,他手里拿着的手机里传出的
却是谌静雨再熟悉不过的奚秋潇略显沙哑的声音:“潇雨啊,我认为人生必
须有三根支柱才会稳定和丰满。第一根支柱是价值观念,就是心中内存的真
假美丑善恶是非的标准,但这种标准必须是绝大多数人认同的普世价值,而
决不能是自娱自乐的自我标准;第二根支柱是思维模式,中国有一个学者说
过中国当权者都是皇权思维,老百姓都是革命思维。皇权思维就是君临天
下、皇恩浩荡、千秋万代、荫及子孙;就是神降人间、洗涤灵魂、普度众
生、祸及异端;革命思维就是造反思维破坏思维,就是‘灵魂深处爆发革
命。’就是‘狠斗私心一闪念。’就是‘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就是‘革命
无罪,造反有理。’就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
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
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而真正现代化的思维是平等
思维、多元思维、立体思维、换位思维、多角思维、客体思维、立异思维、
敬人思维、无界思维、义利平衡思维、民本思维、水平思维,等等,我马上
就把我一篇关于思维现代化的论文发给你,供你参考。现代化的思维方式能
帮助你逐步完成从无知到有知、从有知到认知、从认知到经验、从经验到智
慧的升华;第三根支柱是行动能力,成大事者,一定要慎始善终,取法乎
上,胆大包天,心细如发,外圆内方,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讲的知行合一融
会贯通的境界。人生这三大支柱正确的方向和前沿在哪里,你就应该在哪
里!潇雨啊,我奚秋潇人生的所有失败都应该成为你人生道路上的警示标
志,都应该能够间接地成就你人生的精彩,这或许是我生命中呈现的另一种
意义,也是对我人生的一种安慰和补偿…”
潇雨忽然发现谌静雨站在自己身后,他转过身去:“妈妈,你什么时候来
的?都听到了吗?奚叔叔说得太精彩了,我是百听不厌啊!”谌静雨脸上的
表情十分复杂,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潇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
了一口气,他凝视着远方,缓缓地说道:“妈妈,您别太内疚了,您和奚叔
叔初恋的夭折,您所要承担的责任其实是微乎其微的。这些年来,奚叔叔在
你心里,你在奚叔叔心里,你们俩的心其实并没有真正分开。没有爱情的婚
姻是不道德的,我姥姥又补充了一句,没有婚姻的爱情也许更纯粹,我觉得
这句话同样经典。纯粹的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妈妈,您应该感到很幸福;
妈妈您也别太难过了,我记得姥姥好像对您说过,奚叔叔确实是‘时运不
齐,命运多舛’,但他的人生还是有许多亮色的,他从一个贫寒子弟先后成
为东昱两个鼎鼎大名的商业企业的CEO,他硬生生地将自己的生命之花绽放
在这片‘无依之地’上至少有十多年之久,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多么值得自
豪的事情啊!还是姥姥说得透彻‘任何一个人,在生前身后,有时花团锦
簇,有时荒芜凋零;有时崇高,有时卑下;有时成了英雄,有时成了丑
角。’妈妈,您还记得姥姥最喜欢的那首歌《篱笆墙的影子》吗?其实姥姥
最喜欢的是那极富沧桑感的歌词,小时候,她就让我背‘星星还是那颗星
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山也还是那座山,梁也还是那道梁。…只有那篱笆
墙影子咋那么长。…星星咋不像那颗星星,月亮也不像那个月亮,河也不是
那条河,房也不是那座房。…只有那篱笆墙影子还那么长,在那墙上边爬满
了豆角秧。’我猜奚叔叔一定也十分喜欢那首歌词,真想在他耳旁唱给他听
听啊!妈妈,奚叔叔在你心中永远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在我心中也永远
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此刻的谌静雨早已是泪流满面了,她紧紧地抱住
了自己的儿子泣不成声地说:“潇雨,你长大了,真长大了…”
潇雨抬起了头,手指着住院大楼三楼的一扇窗户说:“妈妈,您看,那是奚
叔叔的病房吧。”谌静雨茫然地点着头:“好像是的。”潇雨感慨地
说:“我知道,在奚叔叔的世界里,精神的时间空间要比物质的时间空间大
很多,这小小的病房哪里困得住奚叔叔的精神啊,他的灵魂此时也许正从窗
户里飘了出来…”谌静雨打断了儿子的话:“这几天,你姥姥也老是提起奚
叔叔,她说,浮士德把灵魂抵押给了魔鬼靡非斯特,他同靡非斯特的赌赛失
败后,按照约定,浮士德的灵魂应该归靡非斯特所有,可是上帝还是派天使
收回了浮士德的灵魂。潇雨,你奚叔叔的灵魂归来时,会有地方安放
吗?”潇雨望着母亲满怀期待的脸色,一字一句地作出了庄严的承诺:“妈
妈,我懂您的心思,您放心吧,在你们这一代人之后,奚叔叔的灵魂一定会
得到众望所归地安放,因为,奚叔叔的精神基因会遗传给我,这就绝不是生
物学意义上的遗传所能限制得了的!您给我的名字起得多好啊,潇雨…”听
了儿子的这番承诺,谌静雨的眼睛里闪现出了一种光泽,这还是四十年前,
在农场棉花田里与奚秋潇初恋定情时才有过的那种光泽…
夜已经很深很深了,奚秋潇躺在病床上忽然感觉病床在缓缓移动了,他大脑
深处的一种意识告诉他,他躺着的病床是这间病房的最里面,这种意识提醒
他,病床不可能移动,在这间病房里,此刻,过道里还睡着陪床亲属或护
工,不可能有向病房外移动的空间;可另一种意识则催促他赶快离开这儿,
后一种意识非常希望病床移动,病床果然出现幻觉般地慢慢飘移了,奚秋潇
周身的痛苦竟然在慢慢消失,随着病床移动速度地加快,身上的所有痛苦居
然奇迹般地消失殆尽了!病床移动速度越来越快,林蓁蓁在后面紧追着…林
蓁蓁的后面紧随着的是谌静雨巩潇雨…四十年来,奚秋潇无数次在梦中与谌
静雨相逢,每次都很美好又很短暂,奚秋潇总是不愿醒来,因为他不愿面对
虚幻空灵的谌静雨,而今天一个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谌静雨就站在他身边,
而且还带来了她的儿子,可令人无限痛惜的是奚秋潇却还是没能醒来…
奚秋潇的病床无情地继续地快速地移动着,两旁的人群中出现了任融,也出
现了从林,他们都在频频地向他挥手致意…再后面温珺好像也晃了一下…病
床移动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奚秋潇根本无法仔细看清楚人群,恍恍惚惚之
中,奚秋潇还隐约看到了很像冒菁菁的一个人影,不过这个人影只是晃了一
晃,马上就被淹没在密密匝匝的人群中了…
奚秋潇躺着的病床移动的速度已经像汽车一样逐渐进入高速行驶了,奚秋潇
感受到了患病以来从未有过的通体舒坦,他觉得自己正在失去重心脱离病床
慢慢地升腾起来,又慢慢地坠落下去,一会儿又晃晃悠悠地飘了出去…奚秋
潇感到自己升得很高很高…坠得很深很深…飘得很远很远…此时,从苍穹、
从深渊、从远方,几乎是不约而同如期而至地回响起中国京剧第一坤生孟小
冬先生1947年在上海的舞台绝唱《搜孤救孤》中那空灵挺拔苍凉醇厚的声音
——但愿灵魂早超生……

2017年9月23日-2018年2月23日初稿于雅仕阁2003
2018年2月24日—2018年4月16日二稿于雅仕阁2003
2018年9月2日—2018年9月25日三稿于雅仕阁2003
2020年3月15日四稿于背西楼
2020年6月1日五稿于背西楼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sun090905写信]  [《神性·人性·兽性》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