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41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海外焦点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HWPT]美国年轻人有多绝望,才能把支持特朗普当成唯一希望?
[版面:海外焦点][首篇作者:onews] , 2020年09月15日21:30:34 ,249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onews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onews (OverseasNews), 信区: OverseasFocus
标  题: [HWPT]美国年轻人有多绝望,才能把支持特朗普当成唯一希望?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Sep 15 21:30:34 2020, 美东)

编者按:近期,由人大重阳与观视频合作打造的“重点思维”栏目,在头条号、微博、B站等各大新媒体平台热播。人大重阳助理院长贾晋京在本期解说中表示,这几年美国在政治上特别撕裂,甚至任何事情都达不成一致意见。这恐怕跟美国的“后浪”有巨大的关系,由他们组成的校园,跟没有经历过网络年代的人,形成的政治生态是不一样的。

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这几年美国在政治上实际上特别撕裂,甚至任何事情上都达不成一致意见。

原因在哪?恐怕跟美国的“后浪”有巨大的关系。

什么是美国的后浪?有一个统计说,在美国18到24岁年龄段的人口中,大约40%的人是在校大学生,也就是同一年龄段大约有60%的人不是在校大学生。

而18到24岁又往往涵盖了首次参加大选投票的年龄。

如果是已经参加过几次投票的老选民,他的立场基本上已经固化得差不多了,不影响政治格局、政治生态的变化。

但是新的选民,他选择站哪边对于政治生态的影响就比较大,所以首次参加投票对于整个政治格局来说,可以称为“边际上边的变量”。

60%的后浪:乡下人的悲歌

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那一年,美国大选让很多人看不懂,于是美国就出了一本当年的最畅销书,叫做《乡下人的悲歌》。

这本书描述了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大体上是一个什么样的画像,这些人大体上生活在美国的“铁锈地带”,也就是传统的老工业区。

当地居民大多数是已经在美国生活了一两百年以上的白人,毒品泛滥,收入较低,上升途径基本上找不到,很难获得升学转入大城市工作的机会,所以当地的社会面临重重危机。

他们由于普遍受教育程度比较低,所以对于民主党所提出来的施政纲领,没有办法理解。

但觉得特朗普是一个说话比较粗俗、跟他们风格挺像的人,感觉他是自己人,所以就把票投给了特朗普。

这部分人当中的年轻一代,在美国被称为“我们的孩子”。

这一部分人由于到了该上大学的年龄段,但是在美国的体制之下,进入大学校园困难重重,所以就处在一种很难找到工作的状态。

即使找到了工作,也往往是美国的“零工经济”,类似于在超市里收银或者是给超市搬箱子这样一些工作,将来想买房子,想提高收入,基本没有什么途径。

所以对他们来讲,支持特朗普几乎就是唯一的选择。在他们看来,抢走他们未来工作机会、收入机会的,往往就是比方来自墨西哥的移民。

所以特朗普在“美墨边境建墙”这样一些口号,对他们很有吸引力,这是“老美国”人中的后浪。

40%的后浪:娇惯的心灵

美国剩下的40%上了大学的后浪们,对他们来讲有两个很重要的年份,也是影响了整个美国政治生态的年份。

这两个年份分别是2011年和2016年。

对于2011年来说,这一年入学的人基本上是出生于1993年的人;而2011年离开校园的人,按照24岁来算的话,大概都是1987年出生的人。

这两个年代出生的人分别有什么特点?

对于1987年出生的人来说,当他们长到七八岁的时候,也就是大约在1995年前后,以当时Win95的推出为代表,美国开始大规模进入了互联网时代。

互联网走进了家庭,他们是网络的一代。

而1987年出生的人大体上在2011年离开了校园,这就意味着,2011年以后,美国大学校园全部是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人。

他们组成的校园,跟没有经历过网络年代的人,形成的政治生态是不一样的。

而在2016年,也就是特朗普当选总统的那一年,如果我们再按这两个年龄来看,进入到大学校园的人,大体上是1998年出生的,而离开大学校园的人可能是1993年出生的。

1993年出生的是第一代网络人,但是他不是第一代移动互联网人,尤其是移动社交媒体人。

而移动社交媒体人很可能恰恰是,1998年左右前后出生、2016年进入校园的这批人。

美国有一个重要的标志性变量,是2004年的时候,Facebook公司建立,而在2006年的时候,他宣布了一个政策,就是把注册年龄放宽到13岁。

也就是说,在2006年达到了13岁左右的年龄,也就是1993年之后出生、2011年进入大学的人,都受到了移动社交媒体的广泛影响。

而在移动社交媒体上有一个什么特点呢?有一本书反映了这批人的总体特点,叫做《娇惯的心灵:“钢铁”是怎么没有炼成的?》。

这本书是由两个美国的教育学家写的,讲了当前美国大学校园的基本状况。

大学校园本质上的功能,应该是从事科研,培养有研究能力的人才,也就是培养社会上的精英。

但现在的美国大学校园氛围,已经变成了美国两党之间进行角力。所以大学校园已经成为了一个基本上只搞政治、没有办法安静下来读书的地方。

这里边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被称为娇惯的心灵,就是大学里边的人,似乎都很容易受到冒犯。

比方说种族问题,那么就会有人觉得自己是少数族裔,受到了歧视;性别问题,有的人觉得自己是性少数群体,受到了歧视;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身份政治,比如肥胖人有肥胖人群的权利主张……

种种这些话题加起来,在美国叫做身份政治。身份政治已经成为了美国当前政治思潮,或者说是政治社会运动当中的主流。

美国后浪改变美国政治生态

由类似脸书这样的移动互联网所塑造的这一代美国后浪,已经改变了美国大学校园的生态。

并且由于大学校园这个年龄段的人,往往是首次参加大选投票的新选民,对于关键摇摆性质的群体和关键摇摆州有重要的影响,所以他们也在政治上产生了广泛影响。

而且基本上可以肯定都是,由于今后所有人都已经被移动互联网塑造,且没有参与过线下的其他关键话题的辩论,所以这种互联网对于两个群体的塑造已经不可能再回到没有移动互联网之前的状态了。

实际上进入大学的这40%的后浪,大部分在美国都被称为自由派,也就是热衷于身份政治话题的;

而没有进入大学的那60%,基本上就被认为是保守派,是被主张身份政治的这部分人所反对的。

所以今后美国政治上和社会上的撕裂,恐怕会是长期的,并且越来越明显,以后美国达成政治上的共识会越来越难。

我们可以看到,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了美国总统之后,美国几乎所有的大学校园全都发生了激烈的反特朗普运动,并且走出了校园,走上了街头。

直到今年,2020年总统大选当中,实际上激烈反对川普的力量,仍然是2016年之后形成的。

2020年所发生的美国社会运动以“黑命贵”为口号,其实也是这种身份政治极端化的反应。

所以美国这个国家已经从过去一个追求进步主义、追求创造财富、追求更美好未来的国家,转变成了一个以身份政治为主要话题的国家。

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美国后浪使得以前那个美国永远都不复存在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162.]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海外焦点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