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90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版面:读书听歌看电影][首篇作者:SilverBlade] , 2018年06月09日12:49:03 ,401次阅读,11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SilverBlad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9 12:49:03 2018, 美东)

透明的云变幻成一颗心的形状。
你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
风中的叹息仿佛你话语中的空洞。
你是院子里树上藏着的幽灵。

街道总是那么安静。
天气,以及明天,以及你的生活,
一半在这儿,剩下的,飘在天上。
而你只是袖手旁观。

美丽生活从不事先警告。
它一点点抹去空气里失望的味道
然后趁你还没离开
忽然现出身体,走过来,像个普通人,两手空空。


【幸存者】

我把别人的名字从我身体里挤出来。把一切从口袋里清空。
我脱掉鞋把他们留在路边。
在夜晚我把时钟向前拨去;
我翻开相册看着童年的我。

这一切毫无目的。这一切尽职尽责地花费着时间。
我叫出我自己的名字。然后说:再见。
词语一个接一个飘散在风中。
我爱我的妻子,然后让她离开。

我的父母从王座上站起
升入充斥着奶色云朵的宫殿。这时我该唱什么歌?
时光揭示了我的本来面目。我不停改变成原来的自己。
就这样我把我的生活从我的身体里不断挤出来,而生活就这样继续。

======================
The Good Life
By Mark Strand

You stand at the window.
There is a glass cloud in the shape of a heart.
There are the wind’s sighs that are like caves in your speech.
You are the ghost in the tree outside.

The street is quiet.
The weather, like tomorrow, like your life,
is partially here, partially up in the air.
There is nothing you can do.

The good life gives no warning.
It weathers the climates of despair
and appears, on foot, unrecognized, offering nothing,
and you are there.

-------------
The Remains

I empty myself of the names of others. I empty my pockets.
I empty my shoes and leave them beside the road.
At night I turn back the clocks;
I open the family album and look at myself as a boy.

What good does it do? The hours have done their job.
I say my own name. I say goodbye.
The words follow each other downwind.
I love my wife but send her away.

My parents rise out of their thrones
into the milky rooms of clouds. How can I sing?
Time tells me what I am. I change and I am the same.
I empty myself of my life and my life remains.

【注】两首诗的原作者是Mark Strand。说话有奇怪的口音。2014年已经去世。在“学
院派”诗人里,不算长寿。




--
而这世界上唯一的月亮
已经为我升起于天边
在蓝色的月光里我不再出声
童年的梦想就这样实现

※ 修改:·SilverBlade 於 Jun  9 12:59:45 2018 修改本文·[FROM: 13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2.]

 
sk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skl (屎壳郎),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9 14:56:46 2018, 美东)

有感觉
【 在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的大作中提到: 】
: 透明的云变幻成一颗心的形状。
: 你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
: 风中的叹息仿佛你话语中的空洞。
: 你是院子里树上藏着的幽灵。
: 街道总是那么安静。
: 天气,以及明天,以及你的生活,
: 一半在这儿,剩下的,飘在天上。
: 而你只是袖手旁观。
: 美丽生活从不事先警告。
: 它一点点抹去空气里失望的味道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648:8700:c]

 
SilverBlad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9 23:06:21 2018, 美东)

【我的看法】

是我吃掉了
你放在
冰盒里的
李子

我知道
你大概计划
明天早上
吃它们

原谅我
它们熟了
很甜
而且很冷

===========
This Is Just To Say
William Carlos Williams

I have eaten
the plums
that were in
the icebox

and which
you were probably
saving
for breakfast

forgive me
they were delicious
so sweet
and so cold

--
而这世界上唯一的月亮
已经为我升起于天边
在蓝色的月光里我不再出声
童年的梦想就这样实现

※ 修改:·SilverBlade 於 Jun  9 23:07:57 2018 修改本文·[FROM: 13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2.]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un 18 00:56:47 2018, 美东)

哈,这首读过。你的标题变得很严肃了啊,本来只是一张便条 :P

【 在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我吃掉了
: 你放在
: 冰盒里的
: 李子
: 我知道
: 你大概计划
: 明天早上
: 吃它们
: 原谅我
: 它们熟了
: ...................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un 18 01:00:43 2018, 美东)

同感有感觉。这些近似口语诗了哦,虽然用词不口语、很特别,但还是常用字。句式也
家常。译成中文比那首父亲的诗容易让人接受和喜欢。

你现在光读外语诗和翻译,自己不大写啦?

【 在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的大作中提到: 】
: 透明的云变幻成一颗心的形状。
: 你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
: 风中的叹息仿佛你话语中的空洞。
: 你是院子里树上藏着的幽灵。
: 街道总是那么安静。
: 天气,以及明天,以及你的生活,
: 一半在这儿,剩下的,飘在天上。
: 而你只是袖手旁观。
: 美丽生活从不事先警告。
: 它一点点抹去空气里失望的味道
: ...................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修改:·wh 於 Jun 18 01:01:48 2018 修改本文·[FROM: 2601:246:4d7f:9a]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SilverBlad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6 ]

发信人: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un 18 15:16:24 2018, 美东)

整个New York School写诗风格都如此。纽约人那么累,读读小诗舒爽一下就好,不用
搞得剑拔弩张、睚眦迸裂。

前面那首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难以翻译,倒不是因为用词多么高深
(Dylan Thomas其实也算口语诗人),而是感情密度太高了,每个词、每个标点符号、
每个词的位置,都带有含义。所以翻译起来束手束脚。根本还是因为这样的感情烈度超
过了翻译者(我本人)能力所及能够操作的极限。如果感情表达舒缓一些,翻译的时候
这里松松、那里转转,比较容易回旋。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同感有感觉。这些近似口语诗了哦,虽然用词不口语、很特别,但还是常用字。句式也
: 家常。译成中文比那首父亲的诗容易让人接受和喜欢。
: 你现在光读外语诗和翻译,自己不大写啦?




--
而这世界上唯一的月亮
已经为我升起于天边
在蓝色的月光里我不再出声
童年的梦想就这样实现

※ 修改:·SilverBlade 於 Jun 18 15:20:11 2018 修改本文·[FROM: 13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2.]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7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n 19 00:12:23 2018, 美东)

那你觉得哪个中文诗人的感情密度与Dylan Thomas相当?

【 在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的大作中提到: 】
: 整个New York School写诗风格都如此。纽约人那么累,读读小诗舒爽一下就好,不用
: 搞得剑拔弩张、睚眦迸裂。
: 前面那首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难以翻译,倒不是因为用词多么
高深
: (Dylan Thomas其实也算口语诗人),而是感情密度太高了,每个词、每个标点符号、
: 每个词的位置,都带有含义。所以翻译起来束手束脚。根本还是因为这样的感情烈度超
: 过了翻译者(我本人)能力所及能够操作的极限。如果感情表达舒缓一些,翻译的时候
: 这里松松、那里转转,比较容易回旋。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SilverBlad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8 ]

发信人: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n 19 11:42:20 2018, 美东)


芒克与之相当吧。

不太好比。中文诗不明确讲究情感密度。自上世纪以来普遍追求“意境”。再夹杂着“
文以载道”的传统,不大一样的体系。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觉得哪个中文诗人的感情密度与Dylan Thomas相当?
: 高深



--
而这世界上唯一的月亮
已经为我升起于天边
在蓝色的月光里我不再出声
童年的梦想就这样实现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2.]

 
shot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9 ]

发信人: shot (野水横木),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n 20 11:20:28 2018, 美东)



有时候
诗是我们分泌出来的蜜
有时候
诗是我们拉出来的屎
诗是我们身外的东西



【 在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的大作中提到: 】
: 透明的云变幻成一颗心的形状。
: 你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
: 风中的叹息仿佛你话语中的空洞。
: 你是院子里树上藏着的幽灵。
: 街道总是那么安静。
: 天气,以及明天,以及你的生活,
: 一半在这儿,剩下的,飘在天上。
: 而你只是袖手旁观。
: 美丽生活从不事先警告。
: 它一点点抹去空气里失望的味道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74.]

 
SilverBlad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 ]

发信人: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23 15:25:42 2018, 美东)

Sandburg说“诗是群山腐烂时发出的气息”。不过他又说“诗是一条河”。比“我们身
外的东西”更具体。




【 在 shot (野水横木)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时候
: 诗是我们分泌出来的蜜
: 有时候
: 诗是我们拉出来的屎
: 诗是我们身外的东西




--
而这世界上唯一的月亮
已经为我升起于天边
在蓝色的月光里我不再出声
童年的梦想就这样实现

※ 修改:·SilverBlade 於 Jun 23 15:32:09 2018 修改本文·[FROM: 13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2.]

 
SilverBlad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 ]

发信人: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23 15:44:22 2018, 美东)


诗没有方便的把手
让人们抓住它
把它打扮成容易记忆的模样。
诗是一条河
每一千年
爆发一次
以一种新的姿态奔向海洋。
诗是群山腐烂时发出的气息
充斥着山谷
扫过一个又一个国度
渗透于一切。

诗象河流那样死亡。

而今天那些美妙的词语在你舌尖上舞蹈
然后蓦然散开,在雪白的牙齿之间
就在今天,就在现在
露出思想的坚硬形状,
而一万年后它们将腐朽
成为冰冷岩石上神秘的文字。

唱吧,唱吧,记住:
你的诗将会死亡,将会改变
将不再存在于世间
将比一万年前这里吹过的
那阵微风还要渺茫。

=========================
Languages
Carl Sandburg

There are no handles upon a language
Whereby men take hold of it
And mark it with signs for its remembrance.
It is a river, this language,
Once in a thousand years
Breaking a new course
Changing its way to the ocean.
It is mountain effluvia
Moving to valleys
And from nation to nation
Crossing borders and mixing.
Languages die like rivers.
Words wrapped round your tongue today
And broken to shape of thought
Between your teeth and lips speaking
Now and today
Shall be faded hieroglyphics
Ten thousand years from now.
Sing—and singing—remember
Your song dies and changes
And is not here to-morrow
Any more than the wind
Blowing ten thousand years ago.

【 在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的大作中提到: 】
: Sandburg说“诗是群山腐烂时发出的气息”。不过他又说“诗是一条河”。比“我们身
: 外的东西”更具体。


--
而这世界上唯一的月亮
已经为我升起于天边
在蓝色的月光里我不再出声
童年的梦想就这样实现

※ 修改:·SilverBlade 於 Jun 23 15:49:25 2018 修改本文·[FROM: 13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2.]

 
Busywithbab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2 ]

发信人: Busywithbaby (努力加餐饭),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美丽生活 外一首(翻译)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23 19:53:25 2018, 美东)

这首译得最好。
前面的翻译有点晦涩,
特别是“幸存者”,
也许是背景不明的关系,不是很懂。。。
【 在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的大作中提到: 】
: 诗没有方便的把手
: 让人们抓住它
: 把它打扮成容易记忆的模样。
: 诗是一条河
: 每一千年
: 爆发一次
: 以一种新的姿态奔向海洋。
: 诗是群山腐烂时发出的气息
: 充斥着山谷
: 扫过一个又一个国度
: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2.]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读书听歌看电影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