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2029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和星光同为70后的三和女神红姐,文采也很好 (转载)
[版面:读书听歌看电影][首篇作者:arthir] , 2018年06月01日22:33:22 ,87次阅读,1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arthi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arthir (阿瑟~不懂),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和星光同为70后的三和女神红姐,文采也很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un  1 22:33:22 2018,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ilitary 讨论区 】
发信人: arthir (阿瑟~不懂),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和星光同为70后的三和女神红姐,文采也很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un  1 22:30:18 2018, 美东)

游荡在深圳三和人力市场的打工者,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红姐—— 10 年前她只是一个普
通的打工妹, 4 年前她是年老的站街女,而如今,她已经变成打工者心目中的「女神
」,变成一个流浪者的传奇。不仅打工者总在谈论红姐,甚至全国各地都有电话打来,
表达对她的好奇和「崇拜」。

和红姐约好晚上八点见面,但我下楼梯时漏接了电话,回拨过去,那头传来她气呼呼的
声音,「你仔细听我说话,我是个要饭的,听懂了没有?」我猜想她感到了怠慢,或者
只是找个快点离开的理由。一番解释之后,红姐愿意回来,但又说,「看到我你肯定会
很失望。」

其实我已经在三和大神散播的照片里见过红姐,但她出现在酒店大堂时,心里仍觉得惊
讶——她实在太瘦小了,而且如传言所说,年龄已经不适合眼下的职业。推算下来,红
姐已经47 岁。聊天开始时,气氛一度紧张,她不止一次打断我,示意直接问,不必绕
圈子。后来我才知道,红姐把我当成了便衣警察,「如果你真是便衣,我有办法对付你
」。

在红姐漫长的讲述里,既有她的个人身世,也有众多萍水相逢的打工者的故事,她仿佛
带领我从一个个人物身边走过,在慌乱和颓废之外,看到了更多未曾料想到的东西。

离开三和之后,跟红姐再未联系。前不久,我看到她在朋友圈中发布了一张自己身穿婚
纱的照片,但明显有 PS 的痕迹——画影中人只有面部属于红姐,白色婚纱下真正裹着
的,不知是哪个幸福了的人。

△ 红姐

一.一年四季都在冬眠

来了龙华,可悲可喜可恨,这个地方可能像纽约一样,也许是天堂,也许是地狱。

1997 年香港回归,我第一次来深圳,到了香格里拉,我脚就不敢踩地了,怎么这个地
方这么漂亮?你踩到地上,觉得自己的脚都比它的地脏。跑到世界之窗,很舒服、很开
心,玩了以后,钱包丢了,掉在照相的那里。半天回去,人家说,「小姐,这是你的钱
包吗?我没动你的钱,一分钱没有动,你看。」

在老家,人们偷东西、抢东西,深圳怎么这么好?

我小时候生活在林场,很深的山,以前专门关劳改犯的。我爸是下乡的知识青年,很有
才华,他写上下五千年,全部用诗写出来的,琅琅上口,他一直想发表,到深圳找了很
多出版社,人家不理他。他那时老是跟我妈吵架,嫌我妈没文化,我妈骂他丑八怪。我
当时就想,无论如何我要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我发誓要离开那个家,嫁到城市去。

有一个晚上,我趁家人不注意,一个人走了,跑到了城市(县城)里。那是 1988 年,
我18 岁。

那时没有什么工厂,餐厅洗了几天碗人家不要了。去了一个旅馆,里面住了些陪人睡觉
的女孩子,我那时没有和男人碰过手,也没有做过爱,说难听一点就是处女,只在里面
陪人吃饭。后来一个男的说出去走一走,我不知道走一走是什么感觉,去了,晚上他就
把我「强奸」了。出来之后我一直拉着那个男的,说我现在不是处女了,你要坐牢。他
给我买了两套衣服,把我交给一个老乡,就再也没有出现。当时我一直盼着他娶我,结
果等啊等啊都没有等到。

后来又有一个男的来吃饭,说你能不能去我们家乡玩,好漂亮的。我自暴自弃,跟他去
了,也睡到了一起,莫名其妙有了小孩。本来生活也平淡,我种种田、摘摘菜,老公去
外面赚点钱。有一天,老公带一个坐台小姐回家来,让我烧水给这女孩子洗脚,我就去
烧了。他给那女的脱了鞋子,说我给你洗,表示恩爱、白头到老。

后来那女的又来了,我说你是不是要嫁给我老公,她说不是。如果她说是,我就把她推
下楼。有次我擦桌子,看到狗男女的婚纱照,我都没有和他穿过婚纱,我跟他吵。那男
的丧尽天良,用皮鞋把我踩在地上,拿扁担打。后来他说,离婚吧,你与其被我打死,
还不如离了。离了婚,铁门锁住了,儿子也被带走了,我在市里满街找小孩,没有一个
人可以告诉我小孩躲到哪里。

我和那城市格格不入,开始在录像厅里睡觉,五块钱一个晚上,我也只能出得起五块钱
。白天就去跳舞,舞厅灯光闪耀,男男女女舞姿翩翩,晚上跟男孩子去河边一直走一直
走,漫无目的地走,说白了就是约炮,一天不去那里,就没有了生命力。那时我们老家
,离了婚出去流浪,你只能出卖肉体。

实在没有办法了,跑到深圳三和,想打一份工,有一点钱,去找老公。人家出来打工的
都是小妹小弟,我离了婚一个妇女,已经三十五六了。他们不稀罕,反正有的是年轻人
。真的不是受不了工作,是受不了气,很多做大神的都是因为受不了,其实在厂里面没
有什么苦活、累活。

之后就一直做临时工,我是打零工的鼻祖,远的招到厦门、东莞、珠海、中山,都去过
。那时开始有一个话,「干一天可以玩三天」。三和大神干活都是恶搞,有钱时他仅仅
是想去看一看、凑个热闹,没钱时,反正干一天明天也可能饿肚子,就闹事,吊起二郎
腿也做一回主人的感觉。

那时候厂特别多,到处都缺人,知道你要闹事,还是要招你去,能做一天,巴不得你给
我做一天,明明做零工,一份的事他要给你搞三份。但是很刺激、很新鲜,去到人家那
里,就是人家的人了,就有饭吃,在厂里又吃又睡,好舒服。就在这三和,没有吃的你
可以去打零工。

当时感觉这里男的特别多,一点儿都不寂寞,自己虽然比他们大,但是感觉到心情特别
踏实。只有这个地方才让我能够生活下去,老家没有一个人会理我,女孩子都有男朋友
,我一个徐娘半老的人什么都没有。这里不寒冷,我没有钱在大街上能熬一晚,外面的
椅子上我坐过很多回,但在老家你不敢,好像窗户是有鬼的,好像黑影子一样,下雨天
你怕得不得了。

三和的旅馆我基本都住过,一大帮人躺在那里,大家都是大神,基本上就好像一家人了
。我一睡在这张床上就习惯了,无牵无挂了,一躺下来,风扇一吹,5 块钱一天,吃个
快餐 5块钱,身上有三五百可以过一个月,心里就不知道往哪个方向了,基本上一年四
季是冬眠吧。

二.「慕名」两个字我听得太多了

三和大神的形成,一是感情被骗,女的跑掉了,心灰意冷;要么是赌博;第三就是像我
们这种,走到哪都不受欢迎,头脑不行,长相不行,人品不行,打工进厂也不行;90
后基本都是死在网瘾上,对世界好漠然。

我是真真正正的三和大神,一个没有一点点人际关系,一个没有一点点依托,一个跟全
世界的人没一点关系的人。我作为大神,就是想从底层出来,立马爬到最高,幻想过着
富贵的生活。归根结底还是好吃懒做。没有必要隐瞒。

三和大神说我好,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好不好。在三和这么久,到头来还要这帮人给我
一条活路,真的是万万没想到,本来是很丑陋的、最不能容忍的事。

我在人力市场出现时,大神故意走前来、走前来,走到哪他围到哪,把你当作女神一样
围起来。经常有人疯狂地说,「哎呀,那个人。」个别人会冒出「招嫖的来了,快去呀
」。三和大神很想接触女的,但看见女的又很排斥,自己饭也没吃、一件衣服穿三五年
,看见女的都翻白眼。最重要的,他自己丧失了能力,不相信女人,他宁愿相信鬼。只
要一群人时他就很大胆,一个人不敢跟女的说话。也许敢,他不愿意,因为跟你根本就
没有说话的意义。

他们打电话找我聊天,说找不到老婆,我说你只要努力,只要好好干,有钱了肯定能找
到。我有点像丈母娘的感觉,我老是这样说。他们可能永远都找不到老婆,永远都这样。

真正找性服务的,说得最多的就是能不能不戴套、性方面能不能更刺激一点?要不然就
说一两句擦边球一样的,说你做我女朋友吧。有点熟悉了,还找你聊天,会说我好想你
。我说你不是可以找个老婆、找个女朋友吗,怎么会想我呢?找不到啊,他就会说这句
话。

他只能找一个像红姐一样的来发泄一下,如果找一个高贵、文雅的,他会觉得好像是看
了一场电影。找一个丑化的人,可能会找到一点存在感。但他们说没饭吃的时候我免费
跟他们睡觉,不存在的,也没有场所,可能红姐的名字是种幻想,也就是代名词,代表
一个女性。

我以前在这里的时候,几乎是女的找工作的多,倒是男的很吃香。有个男的他有老婆,
搞了几个女的,好奇怪,而且哪个都对他死心塌地,有个女的当场就割了血,差点死了
。我就说你不要、不值得。我认识好几个,找了一个女朋友,搞得怀孕了又扔了。前几
年真的对女性看得很轻的,现在不会了,如果你把一个女孩搞大肚子,就是一个宝贝。

在三和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大神追求我,绝不会想娶我做老婆了,安安心心让我能稳定
下来、做一个贤妻良母。三和红姐就是个流浪女,其他的什么都不是。如果我去跟大神
聊天,他会觉得我是不是侮辱他。彼此之间都知道了,我的痛苦你不要去勾起了。我说
,小弟你今年好不好?你没有去上班啊?他会觉得我在拷问他。我只是像个大姐关心一
个孩子一样,但他不会这样想,天呐,红姐难道打我的主意?

知道我的话,都会说红姐这个人可以啊,我跟大神打交道,不是很野蛮,又不是很女性
,同是天涯沦落人那种,整个龙华可能没有第二个女性(像我这样)。我带他们做日结
,我都是站在前面,包括去厂里顶撞、吵架,我就是那样,宁愿今天饿死了,你这样欺
负我,我绝对不忍气吞声。有人佩服我,说有人帮我打架,又说我可能有势力,其实我
身后什么人都没有,一拳打过来,我就只能趴下了。

后来有人把我的照片发在网上,我肯定第一反应要回击他,我就要愤怒,结果我越骂别
人越说,「这个做鸡的站出来说话了」,真的是越骂越糟糕。出了这事之后,很多人打
电话,全国各地都有,「你好,你是红姐吗?」「很荣幸,以后有机会来深圳看你。」
隔三差五有这样的电话,很崇拜你,太奇怪了。

有一个上海的,说是企业家的后代,买了丝袜、高跟鞋,还买了 999 朵玫瑰,坐着飞
机过来,很迫切,开了个房,叫我去聊一聊。他手机是限量版的苹果,镶金子的那种,
他见了我,说也算是见到了这个朋友,勉强地请我吃了一顿西餐,之后那个就没有了。

每天都有人问我有没有零工打,也不断有人问我说,做三和大神是不是很迷人的生活?
说很羡慕做大神,向往那种流浪、自由散漫,而且他们家庭条件还可以,就是很想体验
。那些人可能心里有苦闷、压力,如果不是我拒绝聊天的话,每天全国各地很多人会打
电话。「慕名」两个字我听得太多了,说这个话,你会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但我觉得
不应该去开心,要压制、压抑,不能够。我完全没预料到,道德观念也冲破了。

跟原先比起来,现在三和没那么热闹、那么繁华了,而且现在全部要清走,其实 2013
年、2014 年一直都在清。但是今天喷了喷雾剂,明天又跑回来了。好多大神说三和害
了他们,清了也好,那只是嘴巴说的,没几个人真正能走出去,我看他们十年八年还在
那里。

三和大神上岸的,有,十个人当中有一个。有一个大神以前跟狗抢饭吃——旅馆老板养
了条狗,每次饭吃不完的倒给狗吃,那个大神说「给我吃你这个饭」,老板说「你不怕
脏啊」,「不怕不怕。」——后来他买码中了 60 万,他说三和没有赌王,我是赌王。
结果赌着赌着,又跟狗抢饭吃。

三.深圳是个充满奇迹的地方

其实我说实话,一个女人就是想赶快找一个老公。我走到哪里都没有想这份工作要做多
久,而是想要多久能找到老公。我在厂里面接触男的,就会想办法黏住人家,心理上扭
曲了,你就很想和他结合到一起成为一个人。如果找到一个好男人,可能我突然之间就
不干这个了。

我离开三和 10 次,都是想找一个家,内地有嫁就有娶,有结婚就有生儿育女,对吧?
但是到别的地方,家也找不到,工作也找不到。在这里找不到家,你还能找到工作,不
会饿死。

我前夫比我大,我喜欢比我小的,不会伤害我。跟我进了派出所然后又同居的一个小男
孩,他说从小父亲去世了,他跟着后爸,生活很好,确实是比一般大神有钱,我要吃什
么他都能满足我。他还是把我像他妈妈一样用,要带我去他家,妈妈还有后爸在那边,
他说他不在乎,妈妈不会骂他。我没有去。如果说难听的,就是我玩弄他,或者他玩弄
我,如果说文雅一点,就是更有安全感。我对他有感情我也不敢,还是逼他走,我觉得
这是小孩子,不能做老
公。他对我肯定是因为年少无知。

我谈个男朋友,我给他提供吃住,也就是个炮友,但晚上回去至少还有炮友在家。我也
不指望你对我有什么,你吃什么、要什么,我只求你作个伴而已。但是他也不愿意跟你
作伴,到头来还打你。所以说真的三和这个地方,想单纯你根本没办法单纯。我不断地
找老公、找男人,不断地受伤害。

我侄女前几天突然在我微信上消失了,如果知道(我的情况)的话,确实是难以接受。
我们家那些人比较古板,特别是我哥,疾恶如仇的。我有四个姐妹,我从来不敢跟她们
提。

小时候,我所有的精神寄托在家庭,父母、兄弟。等到我出事的时候,我把精神寄托在
儿女、丈夫。但是现在两方面都断了。我十几年没有回过家,没有老公就没有家,我的
娘家根本不想我回去。没有断绝来往,比断绝来往还可怕,因为家里人根本不当作你存
在,你没有一点价值。

我父亲现在都找不到,我五年级时,他出差,听了一个人的话就再也没有回来。两三年
后偶然遇到,他带了一帮老老小小,说什么要坐半边椅子。再见到时,他在看守所,说
是反革命,又说他是诈骗。出来后,他在旅馆洗了个澡,又溜走了,之后再也没有见到。

以前在村里打麻将,我赢了一个女的 5 块钱,跟她吵架,晚上她吐血死掉了。她托梦
给我,说,你帮我照顾我女儿吧,我女儿琴琴(音)这么小。我就顶撞她,你自己不会
照顾啊?她说我求你了,我说不照顾。她说,好啊,你以后永远回不了这个地方,永远
你照顾不了你的孩子。我本来当作一个梦无所谓,后来走了几十年了,那个厉鬼的诅咒
,天哪。

小孩(从我离婚后)到现在,都没有叫过我一句妈妈。读高中的时候见过他,我不能去
他家,他们会打我。后来读大学的时候又去见过他,他基本上不认我这个妈了,跟我没
有感情,从来不主动联系。我会给他说,你找对象差不多就找了吧,现在不好找,我说
你不要抽烟、不要喝酒、不要赌博,注意安全,工作不好就慢慢来,先稳定下来,先学
一点,如果想来深圳就来深圳,深圳更广阔。但他从来不听我的。

深圳这地方,有多少人在这里悲哀,又有多少人在这里成就辉煌。流浪汉在深圳,打工
皇帝也在深圳,好的也在深圳,下三滥的也在深圳,这里确实是一个奇迹的地方。我觉
得龙华是我的故乡,给了我新生,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没有龙华的话,我在老家肯定
是一个要饭的。

人家说我现在就像浮萍一样,头不着天,脚不着地。我都无数次想结束生命,真的,不
会觉得死是很恐怖了。年轻时会很恐怖,看见人家死都会吓得心惊胆跳,就说自己不会
死吧、不会死吧?以前身上没一分钱,也像个小鸟一样又唱又跳,没有往悲观的方面想
问题。但是现在,假如你是上帝,你问我要选择死还是活,我说那你做决定吧。

这个心还在跳动的时候,希望有个家,没有实现,等到还剩一口气的时候还是没实现。
现在死心了,你再也没办法找到幸福了,就是给你一座金山、银山,就是给你一座高山
,你也不会幸福了。已经盼望太久了,我已经不稀罕了。



--

※ 修改:·arthir 于 Jun  1 22:30:30 2018 修改本文·[FROM: 142.]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42.]

 
pangpang2013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pangpang2013 (二),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和星光同为70后的三和女神红姐,文采也很好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n  5 17:35:15 2018, 美东)

谢谢介绍,以前不知道有三和大神这样一群人,这个环境确实容易一下子就沉沦了。我
也很喜欢看关注底层群体的记录片和报道。握手


--
※ 修改:·pangpang2013 於 Jun  5 17:39:01 2018 修改本文·[FROM: 64.]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4.]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读书听歌看电影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