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47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版面:读书听歌看电影][首篇作者:wh] , 2018年05月30日01:23:20 ,4061次阅读,18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y 30 01:23:20 2018, 美东)

文|无名

2004年6月,权威文学杂志《当代》署名“飞花“发表了张培祥的纪实长文《卖米》,
随后被《读者》、《新华文摘》转摘,一度引起轰动。

《当代》的编者手记有这样一句话:“面对现实的苦难,这个年纪轻轻的作者,态度是
朴实的,从容的,甚至是面带微笑的,平淡中有一种只有经典的现实主义才有的力量。
如果飞花还活着,那将有多少期待啊!”

彼时,张培祥去世已一年。虽然文章刊登时没有注明作者的出生地,但我们猜测她可能
是醴陵女陔,并产生寻访她家乡的想法。

也正是这一番寻访,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卖米》作者及其父母为了生存所历的艰辛,
也更深切了解了中国农民现实的生存状态。

飞花(张培祥)的家就在醴陵市原转步乡筱溪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种田人,生出女
儿时他们并不知道,她日后会成为北大的高材生,并且只能活24年,而这24年竟然能做
出许多人一生都不可能做出的成就:目前已经出版的有长篇作品《大话红楼》、译著有
《所向披靡》、《你象你的狗一样快乐吗》等等,创作和译著有百万字之巨。而这些,
全部是她课余时间完成的。

她还以学生的身份,策划和参与主持湖南卫视《新青年》栏目一至二期。她酷爱下棋,
曾在北大成立了一个棋社;为了帮家里赚钱和帮弟弟读书,她从高中到大学,一直坚持
打工,不仅不要父母的学费,而且在外打工赚来的钱全部补贴家用。她母亲说,家里墙
上贴的瓷板,地下铺的水泥,包括彩电、洗衣机等等全是女儿赚钱买的。她短暂的一生
,经历了一般女孩难以想象的坎坷……


小学:门门优秀,20多万字的小说半天看完,深奥数学题随口答出

张培祥天资聪颖。她的大姑、退休老师张元桂擦着泪水说:琼宝自幼听话,爱看书,而
且过目不忘,在双塘小学读书时每逢发出新课本,几天全背熟了。

她姑父黄永仁负责该校工会工作,琼宝经常到工会借小说。

一本几十万字的小说她上午借下午还,姑父骂她:琼宝你借什么书,没读完就送来。

张培祥说,我都看完了,不信,我把书中故事情节讲给你听。她果然头从至尾讲得清清
楚楚,书中人物一个都不拉下。姑父听后大为惊讶,想不到侄女有如此非凡的阅读能力
和如此惊人的记忆力。

张桂元还说,一次,双塘小学组织学生进城参观,汽车上数学老师出了一道题让全车同
学解答,结果谁也解答不出来,唯有坐在车尾低头不语的张培祥最后向老师交了满意的
答案。


初中: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重点中学,却读不起书

1979年10月6日,张培祥出生在醴陵市转步乡筱溪村老屋组,父亲张元贤常年多病,母
亲曾再云幼时患小儿麻痹症,一只手几乎瘫痪,又做过乳腺切除手术。

生在这样贫因家庭的张培祥6岁入小学,才到10岁时眼看就要辍学,好心的姑父姑母把
她带到自己所在的泗汾双塘小学上高小。1991年她以全校第一的优异成绩考入醴陵一中。

得知这天大的喜事,张培祥父母却感情复杂,喜的是女儿天资聪颖,考进了市里的名牌
中学;忧的是进城读书花销大,到哪里筹钱?

全家节衣缩食,总算供养培祥读完了初一,到第二年,家中再也无钱供其读城里的重点
中学了,张培祥只好转学到乡下的龙虎中学上初二。

在醴陵四中任教的堂叔张浩良看到侄女从一中转到乡下中学,担心废了她的学业和前程
,就设法将张培祥转到四中初初三。

张培祥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异常刻苦。像在小学一样每年期终考又是第一。


高中:买不起书,只好到新华书店看书,高二就外出打工

张培祥自小就爱看书,但由于家境贫困,她没钱买书,每逢节假日就一头扎进新华书店
,躲在书架后面看书,有几次还被工作人员“赶”出门,但她不气馁第二天照例来看书。

进入高二后,父母实在无力承担女儿的学费了,张培祥也清楚再继续读书,会把体弱病
残的父母拖死的。

开学不久,她怀惴课本含泪离开了深爱的校园,踏上南下打工的旅程。她先后在广州、
株洲等地做家教或帮餐馆洗碗干杂活。

张培祥的姑父、退休老师黄永仁告诉我们:张家贫穷,琼宝初中毕业后准备读技校好早
日养家糊口,时任校长罗定中坚决反对,坚持要她上高中,罗定中说:我教了几十年书
,还没遇到这样优秀的学生。

张培祥离校出走牵动了全校师生的心。

罗校长四处奔走打听,历时四个月才把张培祥“请”回学校,罗校长表示:只要读好书
,免去一切费用,多年贫穷困惑,愁云不展的张培祥脸上露出激动的笑容。

她不负众望,勤奋读书,期末又考出了全年级总分第一的好成绩。

1997年8月,醴陵四中传出高考喜讯,张培祥一举摘取了株洲地区文科桂冠,以株洲第
一全省第五的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法学院。


大学:白天打工,晚上自学,既创作也翻译

1997年盛夏,家境困窘的张培祥怀揣父母亲友拼凑的1000元登上了北上的列车,从那以
后再没向父母要过一分钱。

为了读好书,为父母分忧,从到北大报到的第一天她就开始实施她酝酿已久的白天打工
晚上学习的计划。

在她读本科四年里,综合成绩在100多名同学中排位第九,并多次获得奖学金。她2001
年以优异成绩获得法律学士学位,并继续在北大法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学位。

张培祥看书、惜书、看书,从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上大学,读研期间,她一面打工一
面读书,同时还开始了她的翻译和创作生涯。她经常到北京电视台,帮助写剧本,搞策
划,她创作水平和策划艺术得到了有关专家认可。

2003年《湖南卫视》开辟《新青年》专栏,她协助精心策划了前三期,并亲自担任嘉宾
主持,节目播出后在全省乃至全国引起了反响。

张培祥是未名bbs资深站友,网名“flyingflower”被译为飞花,超级红迷。她精心创
作的剧作《大话红楼》曾风靡全国高校bbs红版。

网上风行数年,写下《飞花读红笔记》、《大话红楼》、《红楼十日谈》、《七种乐器
》等或长或短的文集。

纪实文学《卖米》获北大校园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被誉为“可入选小学语文课本”的
佳作。


天妒英才:《红楼》未竟花先谢

张培祥的作品《大话红楼》序中有这么一段话:“作品《大话红楼》做了一个堪称精绝
的构思,将《红楼梦》的人物、《西游记》的经路和《大话西游》的时空感巧妙结合一
起,创造了另外一种怪诞但又不失各原作品其实性的场景……”

但是,《大话红楼》一书,是在培祥去世一年后才由中国工人出版社正式出版并在全国
发行的。

彩色封面上,有一句极沉重的话:北大薄命才女写就的性情文学,用红楼元人演绎西天
取经之事;间杂大话西游的时间感;不变的是充塞于天地之间的恩怨情痴。

培祥是北大才女,可惜天妒英才,活得太短,但她却在短暂的24年中,给后人留下了宝
贵的财富。

生前所翻译的《所向披靡———打造卓越团队17条法则(美国)》和《你像你的狗一样
快乐吗?》等国外作品已由新华出版社和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发行,成为畅销书。

她精心创作的《大话红楼》,将成为文学史上又一段佳话,为什么红楼总是一个人写不
完呢?《大话红楼》只写到三十一回,她就瞌然长逝,留下了美丽的遗憾。


最好的花倒不一定是那最美的,但最珍贵的花一定是最短暂的

2003年初夏,一场罕见的“非典”袭击中国大地,首都北京霎时愁云笼罩,从5月中旬
,培祥就发现自己的皮肤出现青紫或红点,经常头晕气喘,浑身乏力并伴随发烧。

由于是在特殊时期学校不能允许学生出校门,她也就当是一般的疾病,后来病情逐步加
剧,同年5月30日终于在同学的帮助下,住进了北京第三医院,经诊断为急性早幼粒细
胞白血病。

为了不让父母担忧,不影响弟弟高考,把病情告诉了舅父,嘱咐他对家里绝对保密,每
次家里打电话追问,她只是说自己贫血。

白天,同学们到医院看望,她只是笑脸相迎,每到晚上,却躲在医院被子里悲伤流泪。

培祥在医院期间,得到了全校师生和社会各界大力支持,她帮助搞过策划的北京电视台
和请她翻译外国作品的部门也表示:不惜拿出巨资,留下这个珍贵的生命。

医院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培祥病情日渐恶化一切手术都无济于事,她深知自已来日无多
,2003年6月上旬,在病床上写了一封信发到网上,告慰曾经关心和支持她的网友,文
中还写了一首诗:忽视浮云寄此身,容中罹病愈酸心,无非碧海情天恨,总是红楼痴梦
人。泛月千年犹有泪,残芳一笑便成尘。长安昨夜风催雨,且向樽前莫泛神。

2003年8月27日晚9时,培祥带着对世界的深深眷恋,含笑离开了人世,“飞花”真的飞
了。

同年9月2日,秋风瑟瑟,北京大学在八宝山菊厅为张培祥举行隆重追悼会,厅内厅外挤
满了前来悼念的师生,法学院党委书记和张培神生前班主任,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
主持人撒贝宁分别致悼词,全场恸哭失声。

醴陵城西转步筱溪村,一个向阳的小山坡上,“怀念亭”内是一张年轻的面孔,带着微
笑。

墓碑上,北京大学研究生导师曲三强老师为她撰写悼词,“培祥,你是那么年轻,你带
看时生活的无穷眷恋和遗憾悄然离去,到遥远的天国去圆你的文学之梦。或许,在那里
你会更自由,更快乐,因为远离了尘世的纷争和世态的炎凉,再也不必为繁文缛节去修
饰自己。或许,这也是一种解脱,我们知道,不管你走多远,你都会听到我们的呼唤,
我们也能感受到你的音容笑貌,你的举手投足。相信,我们会把你时所有的人的关爱都
铭记在心,真的好想你,培祥,一路走好……”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修改:·wh 於 May 30 01:29:37 2018 修改本文·[FROM: 2601:246:4d7f:9a]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y 30 01:25:00 2018, 美东)

卖米

张培祥

01
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把我叫起来了:“琼宝,今天是这里的场,我们担点米到场上卖了
,好弄点钱给你爹买药。”

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看窗外,日头还没出来呢。我实在太困,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

隔壁传来父亲的咳嗽声,母亲在厨房忙活着,饭菜的香气混合着淡淡的油烟味飘过来,
慢慢驱散了我的睡意。我坐起来,穿好衣服,开始铺床。

“姐,我也跟你们一起去赶场好不好?你买冰棍给我吃!”

弟弟顶着一头睡得乱蓬蓬的头发跑到我房里来。

“毅宝,你不能去,你留在家里放水。”隔壁传来父亲的声音,夹杂着几声咳嗽。

弟弟有些不情愿地冲隔壁说:“爹,天气这么热,你自己昨天才中了暑,今天又叫我去
,就不怕我也中暑!”

“人怕热,庄稼不怕?都不去放水,地都干了,禾都死了,一家人喝西北风去?”父亲
一动气,咳嗽得越发厉害了。

弟弟冲我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就到父亲房里去了。

只听见父亲开始叮嘱他怎么放水,去哪个塘里引水,先放哪丘田,哪几个地方要格外留
神别人来截水,等等。


02
吃过饭,弟弟就扛着父亲常用的那把锄头出去了。我和母亲开始往谷箩里装米,装完后
先称了一下,一担八十多斤,一担六十多斤。

我说:“妈,我挑重的那担吧。”

“你学生妹子,肩膀嫩,还是我来。”

母亲说着,一弯腰,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

我挑起那担轻的,跟着母亲出了门。

“路上小心点!咱们家的米好,别便宜卖了!”父亲披着衣服站在门口嘱咐道。

“知道了。你快回床上躺着吧。”母亲艰难地把头从扁担旁边扭过来,吩咐道,“饭菜
在锅里,中午你叫毅宝热一下吃!”

赶场的地方离我家大约有四里路,我和母亲挑着米,在窄窄的田间小路上走走停停,足
足走了一个钟头才到。场上的人已经不少了,我们赶紧找了一块空地,把担子放下来,
把扁担放在地上,两个人坐在扁担上,拿草帽扇着。

一大早就这么热,中午就更不得了,我不由得替弟弟担心起来。

他去放水,是要在外头晒上一整天的。

我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场上有许多人卖米,莫非他们都等着用钱?

场上的人大都眼熟,都是附近十里八里的乡亲,人家也是种田的,谁会来买米呢?


03
我问母亲,母亲说:“有专门的米贩子会来收米的。他们开了车到乡下来赶场,收了米
,拉到城里去卖,能挣好些哩。”

我说:“凭什么都给他们挣?我们也拉到城里去卖好了!”其实自己也知道不过是气话。

果然,母亲说:“咱们这么一点米,又没车,真弄到城里去卖,挣的钱还不够路费呢!
早先你爹身体好的时候,自己挑着一百来斤米进城去卖,隔几天去一趟,倒比较划算一
点。”

我不由心里一紧,心疼起父亲来。从家里到城里足足有三十多里山路呢,他挑着那么重
的担子走着去,该多么辛苦!就为了多挣那几个钱,把人累成这样,多不值啊!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家里除了种地,也没别的收入,不卖米,拿什么钱供我和弟弟上学?

我想着这些,心里一阵阵难过起来。

看看旁边的母亲,头发有些斑白了,黑黝黝的脸上爬上了好多皱纹,脑门上密密麻麻都
是汗珠,眼睛有些红肿。

“妈,你喝点水。”我把水壶递过去,拿草帽替她扇着。


04
米贩子们终于开着车来了。他们四处看着卖米的人,走过去仔细看米的成色,还把手插
进米里,抓上一把来细看。

“一块零五。”

米贩子开价了。

卖米的似乎嫌太低,想讨价还价。

“不还价,一口价,爱卖不卖!”

米贩子态度很强硬,毕竟,满场都是卖米的人,只有他们是买家,不趁机压价,更待何
时? 

母亲注意着那边的情形,说:“一块零五?也太便宜了。上场还卖到一块一哩。”

正说着,有个米贩子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他把手插进大米里,抓了一捧出来,迎着阳
光细看着。

“这米好咧!又白又匀净,又筛得干净,一点沙子也没有!”

母亲堆着笑,语气里有几分自豪。的确,我家的米比场上卖的都好。

那人点了点头,说:“米是好米,不过这几天城里跌价,再好的米也卖不出好价钱来。
一块零五,卖不卖?”

母亲摇摇头:“这也太便宜了吧?上场还卖一块一呢。再说,你是识货的,一分钱一分
货,我这米肯定好过别家的!”

那人又看看了米,犹豫了一下,说:“本来都是一口价,不许还的,看你们家米好,我
加点,一块零八,怎么样?”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们家这米,少说也要卖到一块一。你再加点?”

那人冷笑一声,说:“今天肯定卖不出一块一的行情,我出一块零八你不卖,等会散场
的时候你一块零五都卖不出去!”

“卖不出去,我们再担回家!”那人的态度激恼了母亲。

“那你就等着担回家吧。”那人冷笑着,丢下这句话走了。

我在旁边听着,心里算着:一块零八到一块一,每斤才差两分钱。这里一共150斤米,
总共也就三块钱的事情,路这么远,何必再挑回去呢?我的肩膀还在痛呢。

我轻轻对母亲说:“妈,一块零五就一块零五吧,反正也就三块钱的事。再说,还等着
钱给爹买药呢。”

“那哪行?”母亲似乎有些生气了,“三块钱不是钱?再说了,也不光是几块钱的事,
做生意也得讲点良心,咱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米,质量也好,哪能这么贱卖了?”

我不敢再说。我知道种田有多么累。光说夏天放水,不就让爹给病倒了?弟弟也才十一
二岁的毛孩子,还不是得扛着锄头去放水!要知道,夏天水紧张,大家为了放水,吵架
骂架都不稀罕,还常常有动手的呢!甚至平常关系不错的邻居,这节骨眼上也难免要伤
了和气。毕竟,这是一家人的生计啊!

又有几个米贩子过来了,他们也都只出一块零五。有一两个出到一块零八,也不肯再加
。母亲仍然不肯卖。

看看人渐渐少了,我有些着急了。母亲一定也很心急吧,我想。

“妈,给你擦擦汗。”

我把毛巾递给她。可是在家里特地浸湿了好揩汗的毛巾已经被晒干了。我跑到路边的小
溪里,把毛巾泡湿了。溪水可真凉啊!我脱了凉鞋,站在水中的青石板上,弯下腰,把
整张脸都埋到水里去。真舒服啊!

我在溪边玩了会,拿着湿毛巾回到场上来。

“妈,你也去那边凉快一下吧!”我把毛巾递给母亲,说,“溪水好冰的!”

母亲一边擦汗,一边摇头:“不行。我走开了,来人买米怎么办?你又不会还价!”

我有些惭愧。百无一用是书生,虽然在学校里功课好,但这些事情上就比母亲差远了。

又有好些人来买米,因为我家的米实在是好,大家都过来看。但谁也不肯出到一块一。

看看日头到头顶上了,我觉得肚子饿了,便拿出带来的饭菜和母亲一起吃起来。母亲吃
了两口就不吃了。我知道她是担心米卖不出去,心里着急。我也着急,但胃口还是很好
。母亲吃剩下的全被我吃掉了。见我吃得这么香,母亲不由得笑了:“做事都不管,吃
饭拿大碗!”

“谁说我不做事啊?”我不依了,“这不是在帮着卖米?”

母亲收起笑容,叹了口气:“还不知道卖得掉卖不掉呢。”

我趁机说:“不然就便宜点卖好了。”

母亲说:“我心里有数。”

下午人更少了,日头又毒,谁愿意在场上晒着呢。我又跑到小溪里泡了几回,还是觉得
热得受不了。看看母亲,衣服都粘在背上了,黝黑的脸上也透出晒红的印迹来。

“妈,我替你看着,你去溪里泡泡去?”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有风湿,不能这么在凉水里泡。你怕热,去那边树底下躲躲
好了。”

“不用,我不怕晒。”

“那你去买根冰棍吃好了。”

母亲说着,从兜里掏出两毛钱零钱来。

我最喜欢吃冰棍了,尤其是那种叫“葡萄冰”的最好吃,也不贵,两毛钱一根。但我今
天突然不想吃了:“妈,我不吃,喝水就行。”

最热的时候也挨过去了,转眼快散场了。卖杂货的小贩开始降价甩卖,卖菜、卖西瓜的
也都吆喝着:“散场了,便宜卖了!”

我四处看看,场上已经没有几个卖米的了,大部分人已经卖完回去了。母亲也着急起来
,一着急,汗就出得越多了。

终于有个米贩子过来了:“这米卖不卖?一块零五,不讲价!”

母亲说:“你看我这米,多好! 上场还卖一块一呢……”

不等母亲说完,那人就不耐烦的说:“行情不同了!想卖一块一,你就等着往回担吧!”

奇怪的是,母亲没有生气,反而堆着笑说:“那,一块零八,你要不要?”

那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这个价钱,就是开场的时候也难得卖出去,现在都散
场了,谁买?做梦吧!”

母亲的脸一下子白了,动着嘴唇,但什么也没说。

一旁的我忍不住插嘴了:“不买就不买,谁稀罕?不买你就别站在这里挡道!”

“哟,大妹子,你别这么大火气。”那人冷笑着说,“留着点气力等会把米担回去吧!”

等那人走了,我忍不住埋怨母亲:“开场的时候人家出一块零八你不卖,这会好了,人
家还不愿意买了!”

母亲似乎有些惭愧,但并不肯认错:“本来嘛,一分钱一分货,米是好米,哪能贱卖了
?出门的时候你爹不还叮嘱叫卖个好价钱?”

“你还说爹呢!他病在家里,指着这米换钱买药治病!人要紧还是钱要紧?”

母亲似乎没有话说了,等了一会儿,低声说:“一会儿人家出一块零五也卖了吧。”

可是再没有人来买米了,米贩子把买来的米装上车,开走了。


05
散场了,我和母亲晒了一天,一颗米也没卖出去。

“妈,走吧,回去吧,别愣在那儿了。”

我收拾好毛巾、水壶、饭盒,催促道。

母亲迟疑着,终于起了身。

“妈,我来挑重的。”

“你学生妹子,肩膀嫩……”

不等母亲说完,我已经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

母亲也没有再说什么,挑起那担轻的跟在我后面,踏上了回家的路。

肩上的担子好沉,我只觉得压着一座山似的。

突然脚下一滑,我差点摔倒。

我赶紧把剩下的力气都用到腿上,好容易站稳了,但肩上的担子还是倾斜了一下,洒了
好多米出来。

“啊,怎么搞的?”母亲也放下担子走过来,嘴里说,“我叫你不要挑这么重的,你偏
不听,这不是洒了。多可惜!真是败家精!”

败家精是母亲的口头禅,我和弟弟干了什么坏事她总是这么数落我们。但今天我觉得格
外委屈,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在这等会儿,我回家去拿个簸箕来把地上的米扫进去。浪费了多可惜!拿回去可以
喂鸡呢!”母亲也不问我扭伤没有,只顾心疼洒了的米。


06
我知道母亲的脾气,她向来是“刀子嘴,豆腐心”的,虽然也心疼我,嘴里却非要骂我
几句。

想到这些,我也不委屈了。

“妈,你回去还要来回走个六七里路呢,时候也不早了。”我说。

“那地上的米怎么办?”

我灵机一动,把头上的草帽摘下来:“装在这里面好了。”

母亲笑了:“还是你脑子活,学生妹子,机灵。”

说着,我们便蹲下身子,用手把洒落在地上的米捧起来,放在草帽里,然后把草帽顶朝
下放在谷箩里,便挑着米继续往家赶。

回到家里,弟弟已经回来了,母亲便忙着做晚饭,我跟父亲报告卖米的经过。

父亲听了,也没抱怨母亲,只说:“那些米贩子也太黑了,城里都卖一块五呢,把价压
这么低!这么挣庄稼人的血汗钱,太没良心了!”

我说:“爹,也没给你买药,怎么办?”

父亲说:“我本来就说不必买药的嘛,过两天就好了,花那个冤枉钱做什么!”

晚上,父亲咳嗽得更厉害了。


07
母亲对我说:“琼宝,明天是转步的场,咱们辛苦一点,把米挑到那边场上去卖了,好
给你爹买药。”

“转步?那多远,十几里路呢!”我想到那漫长的山路,不由有些发怵。

“明天你们少担点米去。每人担50斤就够了。”父亲说。

“那明天可不要再卖不掉担回来哦!”我说,“十几里山路走个来回,还挑着担子,可
不是说着玩的!”

“不会了不会了。”母亲说,“明天一块零八也好,一块零五也好,总之都卖了!”

母亲的话里有许多辛酸和无奈的意思,我听得出来,但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我自己心里也很难过,有点想哭。

我想,别让母亲看见了,要哭就躲到被子里哭去吧。

可我实在太累啦,头刚刚挨到枕头就睡着了,睡得又香又甜。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修改:·wh 於 May 31 14:16:32 2018 修改本文·[FROM: 2601:246:4d7f:9a]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Grefight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3 ]

发信人: Grefighter (grefighter),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y 30 09:14:25 2018, 美东)

谢谢分享!真是好可惜啊。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50.]

 
d5710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4 ]

发信人: d5710 (lala),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y 30 14:02:57 2018, 美东)

累的吧。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1.]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5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y 31 00:09:37 2018, 美东)

我看到有个微信回复说如果真的是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那就很可惜了。不知道是什
么意思。

再抄一条点赞最多的回复:
    琼宝本是天上的文曲星君,偶犯天条被判人间轮回24年。因为是严惩,所以就被投
生在犄角旮旯的穷苦人家(惩罚)。而且被投生一女身(羞辱)。因为毕竟是文曲星君
,所以无论什么身份,无论走到哪里,璀璨的星华都是掩盖不住的,灼伤了所有凡人的
眼。面对她的离去,不必悲伤,她只是刑满释放而已。

【 在 Grefighter (grefigh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分享!真是好可惜啊。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修改:·wh 於 May 31 00:14:32 2018 修改本文·[FROM: 2601:246:4d7f:9a]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lyqyrxw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6 ]

发信人: lyqyrxw (qqqeqe),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y 31 00:19:05 2018, 美东)

治愈率比较高吧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看到有个微信回复说如果真的是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那就很可惜了。不知道是什
: 么意思。
: 再抄一条点赞最多的回复:
:     琼宝本是天上的文曲星君,偶犯天条被判人间轮回24年。因为是严惩,所以就被投
: 生在犄角旮旯的穷苦人家(惩罚)。而且被投生一女身(羞辱)。因为毕竟是文曲星君
: ,所以无论什么身份,无论走到哪里,璀璨的星华都是掩盖不住的,灼伤了所有凡人的
: 眼。面对她的离去,不必悲伤,她只是刑满释放而已。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4.]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7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y 31 01:00:08 2018, 美东)

按百度的说法,似乎是中医显著提高了疗效:

“卫生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张茅昨天致信王振义院士和陈竺院士,代表卫生部祝贺他们
荣获第七届圣捷尔吉癌症研究创新成就奖。

张茅在贺信中说,30多年来,你们在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发病原因、治疗机理和药
物遴选等方面进行了不懈的探索,成功地将传统中药的砷剂与西药结合起来治疗急性早
幼粒细胞白血病,大大提高了该病患者的生存率,使过去高致命的疾病变成了高度可治
愈的疾病,并得到了世界的公认。这一卓越成就,代表了该领域的世界最高研究水平,
不仅填补了学术上的空白,也使中国和世界上千千万万的病人获得了新生。

全美癌症研究基金会日前宣布,将第七届圣捷尔吉癌症研究创新成就奖授予中国工程院
院士王振义和中国科学院院士陈竺,以表彰他们在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研究
中取得的原创性成果及开发的全新疗法。颁奖典礼将于3月6日在纽约举行。

去年7月份,《自然》杂志发表文章指出,对科学家来说,中药是如此地“难以下咽”
,中药仍然笼罩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神秘面纱下。借助于典型的还原法,研究人员
希望寻找出治疗特定疾病的中药配方中的某种关键组分,但类似青蒿素的成功例子少而
又少。文章呼吁用一种全新的科学方法来研究中药。

仅仅半年多之后,今年3月14日,陈竺院士领导的团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
PNAS)发表一篇论文,对中药方剂复方黄黛片治疗急性早幼粒性白血病的分子机理做了
系统分析,用生物化学的方法,从分子水平阐明了一个完全依据中医理论研发出来的中
药复方黄黛片治疗白血病的多成分多靶点作用机理,并将中药方剂“君、臣、佐、使”
的配伍原则用现代医学的方法阐释得淋漓尽致。

3月17日,全国两会即将结束,被任命为新一届政府卫生部长的陈竺院士,花了近两个
小时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详细地解释了这项研究及成果,并谈了他对中医药现代化的理
解。”

查到那篇获奖论文是2005年的。如果真是如此,2003年去世的张培祥错过了……

【 在 lyqyrxw (qqqeqe) 的大作中提到: 】
: 治愈率比较高吧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8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y 31 14:20:39 2018, 美东)

突然想起,她大学后上网灌水那么多,应该不会累。如果精疲力尽,不会有兴致和精力
去灌不挣钱的水……可能小时候太苦,体质弱,再加上非典引发急病。

【 在 d5710 (lala) 的大作中提到: 】
: 累的吧。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lotayu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9 ]

发信人: lotayu (罗大佑),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y 31 23:43:37 2018, 美东)

唉当年的飞花mm,一晃已经这么多年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文|无名
: 2004年6月,权威文学杂志《当代》署名“飞花“发表了张培祥的纪实长文《卖米》,
: 随后被《读者》、《新华文摘》转摘,一度引起轰动。
: 《当代》的编者手记有这样一句话:“面对现实的苦难,这个年纪轻轻的作者,态度是
: 朴实的,从容的,甚至是面带微笑的,平淡中有一种只有经典的现实主义才有的力量。
: 如果飞花还活着,那将有多少期待啊!”
: 彼时,张培祥去世已一年。虽然文章刊登时没有注明作者的出生地,但我们猜测她可能
: 是醴陵女陔,并产生寻访她家乡的想法。
: 也正是这一番寻访,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卖米》作者及其父母为了生存所历的艰辛,
: 也更深切了解了中国农民现实的生存状态。
: ...................




--
☆ 发自 iPhone 买买提 1.23.08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4.]

 
SilverBlad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0 ]

发信人: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un  1 14:43:50 2018, 美东)

王小波写过一篇类似变形记的短篇,讲城里人穿越为农民。里面有一句:即使是农民,
也知道干农活苦,没人喜欢干农活(大意)。当时给我触动很大。

《卖米》不是廉价施舍同情的地方。作者非常机灵地利用白描,没有把《卖米》写成“
一味悲苦”的莫大先生的潇湘夜雨。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卖一些东西。如果是心底非常在乎的东西,比心理底
线还要再低一分两分贱卖,是非常恼火的。这样的愤怒或者挣扎,让我们的人生丰富多
彩。



--
而这世界上唯一的月亮
已经为我升起于天边
在蓝色的月光里我不再出声
童年的梦想就这样实现

※ 修改:·SilverBlade 於 Jun  1 15:00:36 2018 修改本文·[FROM: 13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32.]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1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un  3 00:51:17 2018, 美东)

哇,旧相识啊。
卖米这篇文章,我觉得文字稍有点不自然似的,读的感觉像学生做命题作文,起承转合
甚至文字描写都中规中矩,挺模式化的。结尾很好,留个悬念揪人心。

【 在 lotayu (罗大佑) 的大作中提到: 】
: 唉当年的飞花mm,一晃已经这么多年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2 ]

发信人: wh (wh),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un  3 00:55:20 2018, 美东)

你真会说话,一下子让我这样喜欢计较一毛两毛钱的人心里舒坦很多……
文章是挺能看出作者的坦然和奋斗心态。我觉得还可以把细节挖得更透一点,让母亲和
作者的形象更竖得起来。现在还是有点平面,个性不是很强。

【 在 SilverBlade (月色如刀)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小波写过一篇类似变形记的短篇,讲城里人穿越为农民。里面有一句:即使是农民,
: 也知道干农活苦,没人喜欢干农活(大意)。当时给我触动很大。
: 《卖米》不是廉价施舍同情的地方。作者非常机灵地利用白描,没有把《卖米》写成“
: 一味悲苦”的莫大先生的潇湘夜雨。
: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卖一些东西。如果是心底非常在乎的东西,比心理底
: 线还要再低一分两分贱卖,是非常恼火的。这样的愤怒或者挣扎,让我们的人生丰富多
: 彩。



--
欢迎来读书听歌看电影版(LeisureTime):
http://www.mitbbs.com/bbsdoc/LeisureTime.html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246:4d7f:9]

 
pangpang2013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3 ]

发信人: pangpang2013 (二),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n  5 17:33:38 2018, 美东)

好可惜这么年轻有才华的姑娘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4.]

 
yangyi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4 ]

发信人: yangyi ( 哥本哈根达斯),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卖米》作者、北大才女张培祥的短暂一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un 10 21:53:43 2018, 美东)

就事论事来说,《卖米》的模仿痕迹还是很明显的。
--
精致生活,从开口笑牌牙签开始。
车到山前必有路,没路还有我老猪。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1.]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读书听歌看电影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