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07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史海钩沉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大小和卓之乱(二十三)黑水营
[版面:史海钩沉][首篇作者:didadida] , 2020年01月12日16:20:45 ,177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didadid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didadida (滴滴嗒嗒), 信区: History
标  题: 大小和卓之乱(二十三)黑水营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12 16:20:45 2020, 美东)


原创: 半路一把刀 一刀西域图志 4月19日

兆惠领兵从乌什经巴尔楚克,穿越戈壁直奔叶尔羌。
绿旗兵不中用,这满兵、索伦兵、蒙古兵又捉襟见肘,因此千挑万选的,也只是带了四
千兵马。
乾隆虽然口口声声现在南疆的清兵已经足够用,但是接到兆惠的汇报后,大概觉得兆惠
手下可用之兵的确也有点少,至少叶尔羌、喀什噶尔、和田这些地方打下来了,包括周
边的城镇,都要派兵镇守啊。所以又下了一道旨,指示兆惠,可以直接从北疆富德那里
去调兵,反正北疆那边,清剿准噶尔残部什么的,都已经接尾声,因此叫兆惠酌量调取
,就是你自己看,需要的话就从富德那里调。

富德,前面说过,此前一直是跟着兆惠在伊犁善后,是兆惠的副手,兆惠从伊犁赶到了
南疆,将伊犁剩余的工作也都交给了富德。
富德这个人也是侍卫出身,瓜尔佳氏,满洲正黄旗人,曾经参与过平定金川的战役,因
为军功,升为副都统。等到征伐准噶尔的时候,敢打敢拼,战功赫赫,因此又被提拔为
正黄旗蒙古都统。
阿睦尔撒纳叛清后,富德被授为参赞大臣,派到了兆惠手下工作。

现在,乾隆给富德那边也下了一道旨,让富德策应兆惠。只不过现在已经进入农历十月
,从伊犁直接翻山去南疆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乾隆命令富德先到乌鲁木齐,到了乌鲁木
齐后,挑选一些精兵,进入南疆,对兆惠手下的士兵进行替换。
而对于攻打叶尔羌,乾隆除了敌人离心离德,我军一至必定大功告成之类的话之外,只
是强调,这些叛乱的维吾尔人里,只要是投降,谁都可以宽大处理,包括波罗尼都,但
是,只有霍集占和阿卜都克勒木这两个人不行,投降了也不能宽大。
阿卜都克勒木,就是当初死守库车的那位,看来乾隆对库车之战是耿耿于怀,杀了雅尔
哈善、顺德讷还不够,必须还要这个阿卜都克勒木来陪葬。

乌什这边,兆惠在进军之前,也先进行了一些情报搜集工作,得知霍集占从乌什撤离后
,“将多伦回众移往叶尔羌等处,随将桥道烧毁。”
就是说霍集占将多伦的回人也迁移到了叶尔羌一带。同时烧毁桥梁,意图阻断清军进军。

那么多伦人是什么人呢?
就是今天我们常说的刀郎人。
对于刀郎人,应该更多的人都是通过那个叫刀郎的歌手而知道的。其实那个歌手刀郎和
刀郎人并没有什么关系,他只不过是借用了刀郎人的这个称呼,原因无非是刀郎人能歌
善舞,刀郎歌舞是非常的有名,表演起来激情四溢。


刀郎历史上也被称为多浪、道南、朵兰、惰兰等等,今天的刀郎人则主要生活在喀什地
区的麦盖提县、巴楚县,阿克苏地区的阿瓦提县等。

刀郎人的族源,一直都有着很大的争议,众说纷纭,所以刀郎人被冠以所谓新疆四大神
秘部族之一,与罗布人、图瓦人、克里雅人并称。到了1949年以后,咱们搞民族识别,
越识别“民族”越多,因而便将图瓦人归为了蒙古,其他三个则都归为维吾尔。事实上
,今天在新疆,被归于维吾尔,但自称不是维吾尔的族群不止这四个,说到底,还是我
们跟苏联学来的民族识别一直都有问题。因为在新疆这个地方,历史上族群间的融合变
迁,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有时候界限也非常模糊。或者说,所谓的“民族”本身就不是
固化的,而是始终流动的。因此所谓的“民族识别”往往是弄巧成拙。
而关于刀郎人的族源,最著名的一个观点是,刀郎人是受到准噶尔人排挤,而于清初逃
入南疆的厄鲁特蒙古人后裔。

刀郎人是不是厄鲁特蒙古人的后裔虽然有争议,但刀郎人主要的成份是蒙古后裔这一点
却没有太大的争议。而这些蒙古人放弃自己的蒙古人身份和宗教信仰,改信伊斯兰教,
成为白山派和卓家族的家奴,主要为白山派和卓放马、养雕,为坚定的白山派。然而即
使如此,刀郎人历史上却一直遭受维吾尔人的歧视,世代不能与维吾尔通婚。反过来,
刀郎人也被准噶尔人及其他厄鲁特人所不齿。
也正因为如此,刀郎人成为对伊斯兰教最为狂热的一个群体,需要对伊斯兰教的狂热、
虔诚来努力融合进维吾尔人之中,以此显示和以往身份的彻底决裂。所以历史上的历次
南疆动荡,刀郎人都是表现的最为激进。
显然,这个时候,霍集占也是迫切需要刀郎人成为抵抗清军的一支力量。


兆惠同时还得知,南疆的回人都有将粮食窖藏的习惯,也就是将余存的粮食都埋在地下
,需要的时候再挖出来吃。
关于维吾尔人埋藏或窖藏粮食的习惯,有人认为是在准噶尔统治时期形成的。因为当时
准噶尔人对南疆的统治十分严酷,除了繁重的赋税之外,还常常对维吾尔人随意搜刮,
所以被准噶尔人统治的维吾尔人,为了自己的粮食不被搜刮殆尽,便形成了这么一种传
统。
当然也有人认为这种埋藏或窖藏粮食的的传统,是早在准噶尔人统治之前,就一直广泛
存在于南疆的。具体的方式是在地里挖一个2米深左右的坑,坑底铺灰,灰上再铺一层
麦草,之后放入粮食,再在粮食上铺一层麦草后掩埋。铺麦草我们好理解,主要还是为
了保护粮食不受污染,至于为什么还要铺一层灰,据说是为了防老鼠。
埋藏或窖藏粮食的土地,外观上是看不出来的,维吾尔人会在上面做一些自己知道的标
记,比如插一根木棍之类,当然如果是战争年代,木棍这样的也不会插,反正就是藏了
起来。而这样储存的粮食,可以储存一两年都没什么问题。


兆惠将搜集到的情报上报给乾隆,乾隆对大小和卓烧毁桥梁什么的不以为意,倒是对这
个窖藏粮食比较感兴趣。因此乾隆在给兆惠的批示中说:“当此冬寒水涸时,桥梁虽毁
,我兵或浮渡或拴筏无不可者。”
就是说现在都是冬天了,本身河里就没多少水,就算有水也差不多都结了冰,他们烧毁
桥梁能有多大用啊?我军搭个筏子什么的都可以轻松解决。
而对于窖藏粮食,乾隆指示:“至回人多有窖藏粮食者,军行所至,须留心诱诘,以资
接济。”
就是说你们行军每到一个地方,多留心。抓住这些回人后要审问出粮食的埋藏地点,为
我所用。

乾隆二十三年十月初三日,兆惠率领大军,穿越戈壁,终于来到了今天泽普县境内一个
叫辉齐阿里克的地方,距离叶尔羌城只有二十公里左右。兆惠下令大军停驻在辉齐阿里
克休息,然后派手下的一个侍卫璊绰尔图,带了一队士兵前去摸哨。
璊绰尔图等人是“夤夜纡道潜至城下”,也就是深夜时分悄无声息地绕道,摸到了叶尔
羌城下,正好撞上敌方的一名哨兵从哨卡里出来,进叶尔羌城取粮食,清兵连忙冲上去
就抓。这一动手,敌方的哨卡就发现了清军,冲出来数人,意图夺回被抓的哨兵。清军
这边倒也有准备,是立刻放箭,射退了敌兵,但是这么一折腾,叶尔羌城头上也被惊动
了,城内顿时是冲出两三百名骑兵,打算救援。
此时璊绰尔图的小分队已经得手,自然是赶紧带着俘虏撤退,而叶尔羌城内的那两三百
个骑兵,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清军虚实,因此也并没有追,这样璊绰尔图带着俘虏就返回
了清军大营。

兆惠对这名俘虏立刻进行审讯,一审才知道这名俘虏是个生长在伊犁的布鲁特人(吉尔
吉斯/柯尔克孜人)。这名俘虏说,自小和卓霍集占从阿克苏、乌什返回喀什噶尔后,
大和卓波罗尼都是不停地埋怨霍集占,一开始就不该与清廷为敌。但事已至此,霍集占
也坚决不同意投降,因此最终还是决定由波罗尼都驻守喀什噶尔,霍集占则返回叶尔羌
,“定约各守一城,相为声援”。
现在是波罗泥都率领了大约一万多人马在喀什噶尔,随时可以增援叶尔羌。而霍集占则
将叶尔羌城外的所有老百姓和粮草都转移到了叶尔羌城内,坚壁清野。叶尔羌城内现在
是骑兵五千多人,步兵则更多。除了回人(维吾尔人)之外,还有部分厄鲁特人、布鲁
特人。但是大部分人都对霍集占有怨言,能称为霍集占死党的,也就是阿卜都克勒木、
阿卜都哈里克兄弟等几个头目。

那么,阿卜都瓜卜怎么样了呢?
我们知道,在霍集斯投清之前,霍集斯的哥哥阿卜都瓜卜是被霍集占任命为叶尔羌的阿
奇木伯克的,一直在叶尔羌,因此现在不止是霍集斯,从兆惠到乾隆,也都很关心阿卜
都瓜卜一家怎么样了?
俘虏招供:阿卜都瓜卜和阿布萨塔尔等人的性命倒是无忧。霍集占从乌什回来后,一方
面将阿卜都瓜卜一家全部给关押了起来,一方面对外宣称,霍集斯已被清军杀死,同时
说清军所到之处,是所有回人都会被屠杀,接下来就要对喀什噶尔、叶尔羌屠城。
同时俘虏还招供,霍集占从赛里木迁移过来的三百余口回众,也都被他统统杀死。
关于这一点,我们也搞不清楚,你霍集占既然一路跋涉将人家迁移了过来,为什么又要
全部杀了呢?估计很可能是一方面这些赛里木的回人对霍集占怨声载道,非常不满,另
一方面,应该还是宗派的问题,赛里木的回众都是黑山派。

询问完大体情况,第二日,兆惠带着大军终于来到了叶尔羌城下,计划是围住叶尔羌城
。然而一到叶尔羌城,兆惠顿时就傻眼了,这叶尔羌城比想象的要大得多啊。
当时的叶尔羌城,是周长十里,四面共有十二座城门。兆惠只带了四千人,展开了最多
也就是能围住叶尔羌城的一面,根本没法合围。而兆惠的兵马一路穿越戈壁,长途跋涉
了七百多公里,人困马乏,完全是处于劣势。另一方面,为了防止霍集占逃往痕都斯坦
、巴逹克山、喀喇土伯特这些地方,原定计划还要派兵去扼守这些路口,同时还要分兵
扼守喀什噶尔来的路口,防止波罗尼都救援,这兵力就更加不够了。

站在叶尔羌城下,兆惠心里一个劲儿地后悔,只怪自己兵带的太少。在给乾隆的奏报中
,兆惠表示:就目前这种状况,我军也只能是“领兵攻击,诱贼出战”了,同时派兵“
搜括村庄,发掘窖粟及山谷牛羊”。也就是在城外各个村庄、牧场找吃的。然后等待叶
尔羌城内发生内讧,因为那个俘虏不是说城内大多数人都对霍集占有怨言嘛。
至于兵力不足的问题,兆惠汇报:兵丁、马匹这绝对是不够,必须要增兵,现在在库车
、赛里木、拜城这些地方镇守的绿旗兵,也不要驻防了,有多少算多少统统调过来,而
且战马也需要有三千匹,这也得赶紧从巴里坤调拨。调拨到阿克苏后,舒赫德还得审验
一下,如果因为一路走来,马匹疲乏,那么还要休养放牧,缓过来才能用。

乾隆这边呢,是自从兆惠向叶尔羌出发之后,就再也没收到兆惠的消息,心里面也是七
上八下的没有着落。所以在四十多天后,收到兆惠的这个奏报,是连忙打开细看,看完
之后,也觉得自己是有点轻敌了。
乾隆先给兆惠下旨,第一句话就是你的奏折“日久未来,朕深为厪(jǐn)念”。也就
是非常挂念。
对于叶尔羌的情况,乾隆说:情况我都了解了,不要为了攻克叶尔羌而急于一时,你现
在就是多多侦查敌人的动向,尽量诱敌出战,见机行事。而波罗尼都既然怨霍集占不该
与我天朝为敌,那么你还是要拿着前面我下的诏书,尽量劝降波罗尼都。
至于霍集占造谣霍集斯被我们杀了等等,也要让叶尔羌、喀什噶尔的回众们知晓这是胡
扯,可以的话,也可让霍集斯出来让他们看见,让谣言不攻自破。
对于增兵、战马的事儿,乾隆说:这个我已经下旨安排了,而且也催促富德加速赶往你
那里进行策应。

给兆惠下完旨,乾隆紧接着给在巴里坤的永贵下了一道旨。说现在兆惠那边急需马匹和
士兵。你现在到阿克苏,“同舒赫徳办理一切运送马匹粮饷事务”。
永贵,拜都氏,满洲正白旗人,最初从文秘干到户部的副部长,先后任过云南的布政使
,也就是主管经济的副省长、浙江布政使、巡抚、江西巡抚等等。兆惠在伊犁平定阿睦
尔撒纳的时候,永贵被授为副都统、参赞大臣、刑部侍郎,在巴里坤一直负责后勤保障
,主管屯田等工作。在兆惠前往叶尔羌的时候,永贵正在从吐鲁番到阿克苏一线,巡查
沿途的台站。因此乾隆指示:你接到圣旨的时候应该也巡查到阿克苏了,所以就直接留
在阿克苏工作。

而此时在巴里坤的副都统阿里衮,也接到了兆惠急续兵马的求援,阿里衮不敢耽搁,一
面准备马匹,一面也是赶紧给乾隆汇报,说自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马匹,将亲自押送马
匹送到兆惠军营。前面准备等清军平定完叶尔羌、喀什噶尔,凯旋之后,换乘的马有两
千匹,现在全都用上,然后再到哈密从内地运来的马匹中,挑选一千匹。另外再从哈密
挑选七百峰骆驼,一并送到兆惠军营。

阿里衮,字松崖,钮钴禄氏,满洲正白旗人。其曾祖父是满清的开国五大功臣之一额亦
都,而他的爷爷就是当年顺治遗诏中,与鳌拜、索尼、苏克萨哈一起辅佐康熙的顾命四
大臣,或者叫辅政四大臣之一的遏必隆。
因此阿里衮的家族一直深得清帝的信任,世代与皇帝家联姻通婚。而且阿里衮这个人,
干工作一直是属于认真负责,亲力亲为的那种,最后是因为在乾隆三十四年的时候,被
任命为副将军、云贵总督,进军缅甸,在工作中生病也不休息,耽误了病情,病死于军
中的。而且阿里衮当时在病中,仍然是亲自上阵杀敌,哪里敌军的枪炮猛烈往哪里钻,
最后连清军主帅傅恒也看不下去了,强行命令他不得亲自上阵厮杀。是属于大清的焦裕
禄式好干部。

所以,当阿里衮接到兆惠马匹不足的报告后,是二话不说,坚持要亲自押送这些马匹、
骆驼,到兆惠军中。

乾隆接到阿里衮的奏报后很满意,立刻对阿里衮提出表扬,说阿里衮“所办甚合机宜”
。不过乾隆又指示阿里衮,说这些马匹固然是要加紧运送,但是沿途也一定要精心放养
,不要光为了赶路,等这些马走到了叶尔羌都疲乏不可用。
同时乾隆任命阿里衮:如果你到了兆惠的军营,叶尔羌还没打下来,那么你就直接留在
兆惠军中,为参赞大臣。

随后乾隆又给富德下旨,让富德加快进度,去叶尔羌与兆惠汇合,协助兆惠。同时又命
令驻守在阿克苏的舒赫德,如果粮草什么的等不及后方运来,那么就在当地回人中购买。

那么兆惠到了叶尔羌之后,情况怎么样了呢?
此时,驻守在喀什噶尔的波罗尼都,也得知清军抵达了叶尔羌,已经率领五千步兵来到
了叶尔羌支援霍集占。这也就是说,兆惠现在所面对的,是叶尔羌和喀什噶尔两地,至
少一万五千人以上的兵马。
但这个时候对兆惠来说,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因此到十月初六,兆惠对全军下
达了对叶尔羌城进攻的命令。

兆惠当时一共是拿出了两千兵马进攻叶尔羌城,分为左右两翼:
左翼部队主要由满族兵组成。由副都统温布、副都统爱隆阿,各带几个侍卫分率前队、
后队。
右翼部队由满族兵、蒙古兵等组成,由副都统由屯、总管端济布及几个蒙古王公分率前
队、后队。
而兆惠自己带着鄂实、福龄安等为中军,由部将明瑞等率领二百人为中军前队,高天喜
率领着炮队、鸟枪兵为中军后队。
同时派兵二百人,诱敌出战。而额敏和卓、霍集斯则率领自己的回兵在中军和两翼之间。
出战前,兆惠特意挑选了一些认识霍集占的回人、厄鲁特人,给明瑞配上,告诉明瑞:
如果看到霍集占亲自出战,上了战场,那么就两个选择,要不就是想办法将霍集占擒获
,要不就是万箭齐发,把霍集占射成刺猬——总之是尽一切可能,能把霍集占干掉就绝
不留着。

这样,兆惠率领大军就向叶尔羌城而来。清军来到距离叶尔羌城东北还有五六里的地方
,远远就见前方村落中有一个高台,大概是叶尔羌方面设立的工事之类,而这个高台的
上面,则有四五个骑兵在扼守。
清军见到这个阵势,有点懵:你说它是一个阻击敌军的工事吧,为什么只有区区四五个
骑兵?
要说还是霍集斯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立刻策马来到兆惠面前,告诉兆惠:别看这个高台
之上只有这么四五个人,实际上高台之下,应该挖有大沟——这应该也就是相当于今天
的战壕——而沟里,则必定是埋伏着大量敌军。咱们看着高台上没几个人,但只要咱们
往上一冲,沟里的伏兵就会蜂拥而出进行阻击,而高台上则居高临下对咱们放枪。
兆惠一听,明白了,立即下令:左翼部队绕到高台的东面,先找到那条沟,然而自沟的
东面向西进攻,而右翼官兵则绕到沟的西面,从西向东进攻,那二百人的诱敌部队,则
直接往前冲,由温布、爱隆阿负责领兵夺台。

兆惠这边刚安排完毕,就见高台之上敌兵忽然增加,冲着清军放枪,而沟中的大量伏兵
也冒出头来开始向清军射击。这一打起来,清军才发现,不光是沟里埋伏着敌军,这个
村落中被弃置的大小院落、房屋里,也忽然涌出大量敌军,向清军合围。看来霍集占早
已安排了这么一个埋伏圈,等着清军进入。
然而清军与霍集占的军队打在一起之后发现,敌军似乎并不恋战,是边打边往叶尔羌城
的方向撤,很快,清军就冲过了高台、大沟什么的,杀到了叶尔羌城下。
兆惠立即整顿兵马,列队城下,而敌军则于东面两个城门内各冲出四五百个骑兵,与清
军对峙。
兆惠的意思是将敌军从城里引出来,引到离城一二里的时候再进行战斗,就是不要在城
下打,否则敌军在城头上往下打,清军肯定吃亏。所以命令前锋部队往后撤,引诱敌军
。谁知道霍集占这边不上当,不仅不过来追,反而也派出来二三十个骑兵,引诱清军往
城下追。
这样清军的诱敌部队在明瑞、温布等将领的率领下,与霍集占的军队就在城下互相对射
,双方是你冲过来一点退回去,我再冲过去一点退回来,所以兆惠事后的战报是和敌军
“接战三次”,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大家怼过来怼过去的,怼了三个回合。
这么怼来怼去的,大概霍集占这边也看出清军不敢攻到城下,因此叶尔羌城的北门忽然
打开,冲出来三四百骑兵,打算冲击和霍集占军队互怼的清军诱敌部队。
清军这边则立刻派出由屯,率军对这三四百骑兵进行阻击。这三四百人一看清军过来了
,是立刻掉头又退回了城内。
这么折腾到日暮时分,兆惠一看这架势,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效果,因此下令撤军,同时
留下伏兵,只要敌军来追,那么立刻截杀。结果叶尔羌城内见清军撤退,也并不出城追
击,这些伏兵等了一晚上,也没见一个敌军出来。

这一仗,双方伤亡都不重。
兆惠清点了一下战场,加上双方互怼被射死的,共杀死了敌军也就二十来人,被箭射伤
的应该多一些。而清军这边没有阵亡的,只是有十九人受伤,伤亡的马匹有二十余匹。
而这一仗中,清军中的回兵,也就是维吾尔兵表现不错,那个一开始在库车被敌军擒获
又杀死的库尔勒伯克托克托的弟弟阿卜都赉、霍集斯的手下阿里木、额敏和卓的卫士沙
丕呢雅斯,以及布鲁特人乌黙尔等,都奋勇杀敌,表现突出。因此兆惠对上述人等,以
及其他表现出色的清军,统一进行了嘉奖,赏给了孔雀翎顶戴、绸缎等。

那么通过这一仗,兆惠发现,敌军出城迎战的,主要是投奔回部的厄鲁特人和布鲁特人
,间或有一些霍集占从伊犁带回来的回人,也就是霍集占的老部下。
至于兆惠是怎么看出来这些回人是从伊犁带回来的,我们也搞不清楚,反正后来兆惠的
战报上就这么说。
而在叶尔羌城内的东南角,则建有高台,上面排列着数千鸟枪兵。也就是说清军如果攻
城的话,这些数千支鸟枪将会对清军造成很大的杀伤力。而叶尔羌城外,霍集占早已将
所有人等都迁移到了城内,农田也收割了个干净,来不及收割或者还未成熟的,也都放
火给烧了,没给清军留一粒粮食。
兆惠的估计是敌军虽然有四五千匹战马,但是真正能用的,也不过千余匹,而敌军能出
战的,差不多是两三千的兵力。

事实上,后来证明兆惠的这个估计是错误的,明显低估了霍集占的力量。这应该也是由
于这一仗,霍集占是试探性的,并没有完全投入兵力。在那个被弃置的村落中,霍集占
的目的,应该还是主要探一下清军虚实,如果清军弱,那么就直接在村子里合围歼灭,
如果清军强,则引到城下,再凭借城墙的优势,对清军进行打击。
但不管怎么说,靠清军目前的兵力和情况,攻打叶尔羌城显然是不可能的。就算清军能
神勇无比,集体开挂,把叶尔羌城打下来,也没有力量堵截敌军往境外逃窜。
因此兆惠决定,先寻找一片有水有草,可以扎营的地方,全军驻扎,待增援部队来后,
再对叶尔羌城进行合围,如果在增援部队到来之前,敌军都是一直固守不出的话,那么
就不断地派小股部队对敌军进行骚扰,并随时捕捉俘虏,询问敌军情况,同时还是要想
办法做波罗尼都的工作,离间波罗泥都与霍集占的关系。如若离间成功,则乘机攻取叶
尔羌城。

于是清军便在位于叶尔羌城南的叶尔羌河畔,选了一块地方。这里距离叶尔羌河一公里
左右,有一大片树林,刚好适合进行搭建营地,修筑工事。这个地方,位于今天泽普县
依玛乡的喀拉尤勒滚村,为莎车(叶尔羌)县和泽普县交界之地,距离叶尔羌城十来公
里左右。

叶尔羌河,也叫喀喇乌苏或者黑水河,其实喀喇乌苏与黑水河是一个意思,喀喇乌苏翻
译过来就是黑水的意思,因而清代史料中便将兆惠的这个营地,称之为黑水营。
清军当下在黑水营砍伐树木,搭建工事,一直便到了十月十三日,这时候,清军抓获了
几个俘虏,经过审问得知,霍集占将部分牲畜,放牧在南边的英峩奇盘山,同时那一带
还有部分投奔霍集占的准噶尔残部。
英峩奇盘,也译写为英额齐盘、英伊什齐盘、英格奇品,为今天叶城县的棋盘乡。这个
地方比兆惠的黑水营还要靠南,准确的说是在黑水营的西南,喀喇昆仑山北簏。今天这
里最为著名的是梨子,名字就叫叶城棋盘梨,肉细核小,酥脆多汁,味道清甜,因此也
叫做叶城无籽黄梨。


而同时,兆惠也接到了消息,纳穆扎尔和三泰正在往叶尔羌赶来。但是纳穆扎尔与三泰
却并没有随着增派的健锐营以及索伦兵、察哈尔兵一起来,而是为了赶路,先行赶到了
阿克苏,随后经喀什噶尔前来黑水营。
于是兆惠派副都统爱隆阿、署总兵定柱等,带着五百名满洲兵、索伦兵、蒙古兵和三百
名绿旗兵,一共是八百人,前往喀什噶尔方向的来路,一方面迎接、护送纳穆扎尔、三
泰,一方面守住叶尔羌通向喀什噶尔的路口,同时巡查沿途设立的台站。
派走了爱隆阿,兆惠率领其余兵马,决定直奔英峩奇盘山,重点是抢夺牲畜,最好同时
能歼灭那里的准噶尔残部,总之是能抓住机会,消灭一点敌人的有生力量就消灭一点。
这样,兆惠率军,便来到了叶尔羌城的东面,打算由此渡河,向南至英峩奇盘山,谁知
道一到河边,却见霍集占的队伍早已部署在了河对岸。
兆惠放眼一看,对岸手持鸟枪的骑兵在前,步兵则拿着棍棒刀枪在后,而且对方还挖了
战壕,战壕内的步兵也手持鸟枪严阵以待。敌军的骑兵大约就达到了四五千人,而霍集
占赫然在列,就在骑兵的队伍之中。

对兆惠来说,希望的就是能够和敌军打野战,而不是攻城,更何况霍集占就在对阵敌军
之中。因此兆惠立即下令清军在河边结营,随后挑选了五六百名骑兵,意图“奋勇冲入
,生擒霍集占,或用箭射死,便可竣事。”
也就是打算一举擒获,或者乱箭射死霍集占,这样便可大功告成。
而兆惠之所以选择在这里渡河,是因为这里的河上有一座桥。霍集占显然也知道这一点
,因此才会在这里等候清军。这说明,此前清军抓获的俘虏说什么有牲畜、准噶尔残部
在英峩奇盘山,根本就是诱骗清军的计谋。不过这时候兆惠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反正能
抓住或者射死霍集占就行。因此兆惠挑选的那五六百骑精兵在前,大军在后,从桥上往
对岸冲去。
然而,清军刚冲过去四百人的时候,桥忽然断了,这时,四外突然都出现了敌军,向清
军冲来,双方顿时就激战在了一起。而兆惠,则被敌军重重围住,一拨接一拨的敌军潮
水般涌向了兆惠。兆惠是身陷敌阵,左突右冲。
激战之中,兆惠的战马被敌军击毙,面部、小腿也被敌军击中。兆惠换马再战,坐骑又
再次被敌军击毙,危在旦夕。
总兵高天喜,也就是那个被汉人收养成人的准噶尔裔将领,见主帅被围,奋力杀入重围
,意图解救兆惠。

那么,兆惠将如何杀出重围,逃出敌阵?高天喜又能否救出兆惠?霍集占这一仗,又将
对清军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08.]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史海钩沉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