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77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中华古典文化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古代杀猪匠一次见色起意 连环牵出6条人命
[版面:中华古典文化][首篇作者:hiphop] , 2018年06月25日21:43:39 ,214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hiphop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hiphop (hiphop), 信区: ChineseClassics
标  题: 古代杀猪匠一次见色起意 连环牵出6条人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Jun 25 21:43:39 2018, 美东)


01



河南人王十六家贫无依,就去学了门打首饰的手艺,之后就靠打首饰谋生,六七年下来
,也有了十多两银子的积蓄。

俗话说憨人有憨福,王十六娶的老婆杨氏,不但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而且
德性幽闲,针线活极其精巧。

这样的尤物,岂止是王十六喜欢,其他男人见了,也是无不赏心悦目,无不日思夜想,
人人啧啧称羡——简直是仙女下凡啊。



两口子住在东平永嘉巷口,他们家对门,是徽州巨商刘信七开的当铺,凡是当来的金银
首饰,刘信七都要拿来让王十六过目,请他辨别真假。

刘信七见了王十六美貌无比的妻子,免不了心猿意马,以送首饰辨识为由,来得越来越
勤,时间一长,杨氏对他似乎也有了感觉,两人免不了眉来眼去。

王十六隔壁,住着一个名叫奚云的杀猪匠,他见刘信七常来王家,以为杨氏与其私通,
也对杨氏起了奸淫之心。

一天晚上,奚云得知王十六到前街一土豪家打首饰去了,便身带一把短刀,偷偷潜入杨
氏卧室,一把搂住杨氏,不料杨氏坚决不从。

折腾了半天也无法得手,奚云杀心顿起,掏出短刀,一刀割下杨氏的头,提着出了门,
走过七八户人家,见一户人家门口有个石灰篓,顺手把头丢进篓中。



那户人家的主人,名叫孙一。

第二天,孙一出门时发现了石灰篓中的人头,吓得一激灵,慌忙提入,没想到这一幕,
刚好被一路过的后生看见。

孙一把后生哄进门,要请他喝酒吃肉,还要给他银子,希望他千万别说出去,谁知那后
生却不吃他的酒肉,也不要他的银子,孙一害怕他泄密,就把后生打死,与那个妇人的
头一起埋了,埋在后花园中。







02



话说头天晚上,奚云企图奸淫杨氏的目的没有达到,割杨氏之头而去后,没多久刘信七
也潜入了杨氏房中,同样想干那事,却不知杨氏已被奚云杀死在床上,他用手一摸,摸
到的是无头的杨氏,沾了两手鲜血,吓得落荒而走。

这一吓非同小可,回家后刘信七一头倒在床上,三魂不在了两魂,眼睛直勾勾望着天花
板,连话都不能说了。

直到夜深人静,王十六才收工回家,但见家门大开,忙喊杨氏,却无人答应,急忙来到
妻子卧室,往床上一摸,摸到了妻子的尸体,放声大哭。

邻居听到哭声骤起,都起来围观,议论纷纷,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

王十六停止哭泣,沉思半晌,对大家说:“我家一向无闲人来往,平时只有开当铺的刘
信七常来我家,请我替他辨别所当首饰真假,难道他见我妻子美貌,趁我不在家时黑夜
潜入家里,想强奸我妻,我妻不从,他便用刀割了我妻首级?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
样的!”

他马上来到当铺,喊刘信七开门,刘信七却不答应,王六生进去一看,只见刘信七直挺
挺地躺在床上,口不能言,两手血迹未干。

邻居们说,事情明摆着,人是被刘信七奸杀的。



第二天一大早,王十六就写好状子,递交给董佥事(按察使的属官)。 状子是这样写
的:



告状人王十六,系河南人,告为奸杀大冤事。身贫无活,打造营生,积攒六七余年。娶
妻扬氏容颜颇俊,恪守闺门,毫无瑕玷。殊恶刘信七盖省巨商,在于对门开张当铺,凡
当首饰,悉请身辨真假。见妻貌美,恣意强奸。恨妻不从,将刀砍妻首级。两手血迹未
干,邻佑可征。切思人命关天,王法重大。恳乞青天严拘填命,生死感恩。哀哀上告。

03



董佥事接了状子,马上派人把刘信七拘来审问,刘信七死不认账,一顿严刑拷打,刘信
七受刑不过,只得勉强认罪。

然后他被关进司狱司,只待来年秋后处决。



刘信七有个儿子叫刘仪,见父亲屈打成招,便想花千两银子行贿董佥事,岂料董佥事秉
政清廉,不容赂贿。

刘仪无奈,只好重新具状,告于王减刑及兵巡道,没想到都不予受理。

次年二月,马鸣亮为河南代巡,“法令甚是威严,折狱甚是明白”,百姓无不悦服,都
叫他马青天。

刘仪知道后,便给马青天递了一份状子:



诉状人刘仪,系徽州人,诉为苏冤豁命事:



生父刘信七,素守本分,毫不非为,带本东平巷口开张当铺营生。殊恶邻居王十六于某
年某月日夜,不知何人奸杀彼妻,捏告董爷鞫问陷爷,屈招死罪,冤数覆盆。幸际青天
案临,乞准提审,泾渭分发。庶蚁命得苏,不遭诬陷。望光匍匐上诉。



接下状子后,马代巡立即发牌提原告王十六和犯人刘信七,他要当堂面审。

刘信七押来后,马代巡吩咐皂隶,用粗板先打四十下“迎风板”。

四十大板打完,刘信七晕倒在地,苏醒后马代巡对他说,你把你奸杀王十六妻子的事情
,从实招来,免得再挨板子。

刘信七说,小人素来安分守己,毫不妄为,岂敢奸杀他人妻子?

只不过小人确实开了一个小当铺,凡是当来的金银首饰,都请王十六辨认真假,这个是
事实,小人因此常去他家,这个也是事实,王十六妻子不知何人杀死,却诬陷小人,让
小人背锅,望爷爷饶了小人性命。

马代巡见他“哀诉明白”,就让人先把刘信七调开,然后问王十六:“当时董爷拿你一
干犯人审问,左邻右舍是不是都来看了?”

王十六回答说其他人都来了,唯独杀猪匠奚云没来,马代巡问奚云现在在哪里,王十六
说在山阳开店。

马代巡点点头,马上派人到山阳拿奚云赴审。

04



奚云被拿来后,吓得魂飞魄散,肝胆俱裂,面无人色。

马代巡问:“你叫奚云?”

奚云战战兢兢地回答,小人正是奚云。

马代巡见他言辞慌张,心想这人心里有鬼,所以才会这样,杨氏必为此人所杀,于是说
:“王十六妻子被杀,现已查到凶手是你,希望你老实交代,免受皮肉之苦。”

奚云却不认账,态度还很强硬,马代巡怒了:“男子汉敢作敢当,你杀人是实,为何不
认?”

吩咐皂隶将他用夹棍夹起,棒打八十,差点打死,还是不认。

好一块硬骨头,我就不信啃不动!马代巡便“假言诱之”:“你如果拿一个妇人头来,
我就把你放了。”

奚云欲言又止,马代巡问他为什么欲言又止,奚云说他需要几天时间,才能把头拿来,
马代巡不置可否,把禁子李期叫来,将奚云收监。



当天晚上禁子李期提监,把奚云上了夹床,想勒索钱物,奚云说,禁子大哥,你不要这
样嘛,我会给你银子的,禁子不胜欢喜,问他今天代训老爷是如何审问他的,奚云便把
马代巡要他拿一个妇人头来,然后放他的话,给禁子说了。

禁子说,要妇人头很容易,若是有银子,我就可以给你搞到,奚云大喜,这太好了,我
虽然穷,但收拾收拾,也能凑个三四十两银子,你若真想帮我,可悄悄地去叫我儿子给
你十多两银子,买一个头交给代训老爷。

第二天,禁子李期果然去信与奚云之子商量,奚云之子大喜,立马凑了十多两银子,交
给禁子买头。

碰巧李期母亲病重,他就用药把母亲毒死,“假为殡葬”后,秘密把头割下,卖给了奚
云之子。

05



过了四五天,马代巡把奚云调出来问:“给了你这么多天,为何还没有拿头来见我?”
奚云请求他派人押他出去两天,保证完成“任务”,马代巡就派了两个差人,押奚云出
去。

第二天,奚云就把头拿来了,要求释放。

马代巡本来是“假说之辞”,目的是逼奚云坦白交代,没想到他竟然拿了一颗老妇人的
头来,顿时大怒:“你特么行啊,说,此头从哪里弄来的?”

奚云吓得魂不附体,马代巡让人又是一顿胖揍,奚云不得不交代说:“此头是小人花银
子从禁子李期那里买的。”

马代巡立即把李期叫来,严刑拷问,李期才说出实情——这个头,是我妈的头,是小人
把母亲毒死,把头割了卖给他的。

马代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特么说什么?再说一遍!

李期又交代了一遍。

马代巡大怒:“想不到世间竟有这样的禽兽,你特么于心何忍!”

将李期重打五十大板,拟问死罪。



然后又将奚云挟起,说:“你这个该死的不良之徒,由此看来,王十六妻子,必是你奸
杀无疑,最好从实招来,否则大刑伺候!”

没想到奚云依然强硬,死不认账,马代巡吩咐快手将十枚布针钉奚云十指,奚云受刑不
过,这才一一交代:“王十六妻子,确实是小人杀的。”

马代巡怒问:“你为什么要杀她?”

奚云说,小人见她长得迷人,被她迷住了,奸她不从,一怒之下就把她的头砍了。

“头放在何处?”

“那晚小人走时将头带走,丢在孙一门口的石灰篓里了。”

06



马代巡立即派人,把孙一拿来问话:“去年奚云杀害杨氏,把头丢在了你家门口的石灰
篓里,你埋在何处?”

孙一承认有这么回事,他把头埋在后花园里了,马代巡就派人到他后花园中,掘取杨氏
头颅。

来到“指定”地点,用锄头挖开,果然发现一颗妇人头颅,还有一个后生的尸体,派去
的人,便将头颅和尸体一起抬去见代巡老爷。



我去,怎么多了一具尸体?

马代巡立即审问孙一,孙一回答说,那具尸体是他的义子,马代巡问他叫啥名字,孙一
却回答不上来,马代巡怒问:“既然是你义子,怎么连名字都不知道?

此人一定是你谋害的,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大刑伺候!”

孙一同样先是嘴硬,后来受刑不过,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马代巡即发雷霆之怒,将孙一连打八十,亦拟死罪。

批曰:



审得奚云素行横强,荒淫无度。奸杀王十六之妻,法所不容者也。抑何杀一妇而累五命
,大辟何辞?然刘信七亦操心不轨,宜坐极刑,但未行奸杀,姑流三千里,远戍边陲,
以敬后犯。孙一为掩己之非,打死无辜一命,是以自罹其法网矣,斩首曷辞!李期见财
昧心,药毒母妗,割头鬻卖,此与枭獍之恶无弄,处决无疑。夫五命之死,悉皆奚云之
罪魁也,俱俟秋决,以卫淫风。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108.]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中华古典文化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