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05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读书听歌看电影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流浪地球 小说全文
[同主题阅读] [版面: 读书听歌看电影] [作者:aoiyu] , 2019年02月10日20:36:15
aoiyu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aoiyu (演歌战神), 信区: LeisureTime
标  题: Re: 流浪地球 小说全文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0 20:36:15 2019, 美东)

逃逸时代



  学校要搬入地下城了,我们是第一批入城的居民。校车钻进了一个高大的隧洞,隧
洞成不大的坡度向地下延伸。走了有半个钟头,我们被告之已入城了,可车窗外哪有城
市的样子?只看到不断掠过的错综复杂的支洞和洞壁上无数的密封门,在高高洞顶一排
泛光灯下,一切都呈单调的金属蓝色。想到后半生的大部分时光都要在这个世界中度过
,我们不禁黯然神伤。

  “原始人就住洞里,我们又住洞里了。”灵儿低声说,这话还是让小星老师听见了。

  “没有办法的,孩子们,地面的环境很快就要变得很可怕很可怕,那时,冷的时候
,吐一口唾沫,还没掉到地上呢,就冻成小冰块儿了;热的时候,再吐一口唾沫,还没
掉到地上,就变成蒸汽了!”

  “冷我知道,因为地球离太阳越来越远了;可为什么还会热呢?”同车的一个低年
级的小娃娃问。

  “笨,没学过变轨加速吗?”我没好气地说。

  “没有。”

  灵儿耐心地解释起来,好像是为了分散刚才的悲伤。“是这样:跟你想的不同,地
球发动机没那么大劲儿,它只能给地球很小的加速度,不能把地球一下子推出太阳轨道
,在地球离开太阳前,还要绕着它转15个圈呢!在这15个圈中地球慢慢加速。

  现在,地球绕太阳转着一个挺圆的圈儿,可它的速度越快呢,这圈就越扁,越快越
扁越快越扁,太阳越来越移到这个扁圈的一边儿,所以后来,地球有时离太阳会很远很
远,当然冷了……”

  “可……还是不对!地球到最远的地方是很冷,可在扁圈的另一头儿,它离太阳…
…嗯,我想想,按轨道动力学,还是现在这么近啊,怎么会更热呢?”

  真是个小天才,记忆遗传技术使这样的小娃娃成了平常人,这是人类的幸运,否则
,像地球发动机这样连神都不敢想的奇迹,是不会在四个世纪内变成现实的。

  我说:“可还有地球发动机呢,小傻瓜,现在,一万多台那样的大喷灯全功率开动
,地球就成了火箭喷口的护圈了……你们安静点吧,我心里烦!”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地下的生活,像这样在地下500米处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遍布各
个大陆。在这样的地下城中,我读完小学并升入中学。学校教育都集中在理工科上,艺
术和哲学之类的教育已压缩到最少,人类没有这份闲心了。这是人类最忙的时代,每个
人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很有意思的是,地球上所有的宗教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人们现在终于明白,就算真有上帝,他也是个王八蛋。历史课还是有的,只是课本中前
太阳时代的人类历史对我们就像伊甸园中的神话一样。

  父亲是空军的一名近地轨道宇航员,在家的时间很少。记得在变轨加速的第五年,
在地球处于远日点时,我们全家到海边去过一次。运行到远日点顶端那一天,是一个如
同新年或圣诞节一样的节日,因为这时地球距太阳最远,人们都有一种虚幻的安全感。
像以前到地面上去一样,我们须穿上带有核电池的全密封加热服。外面,地球发动机林
立的刺目光柱是主要能看见的东西,地面世界的其它部分都淹没于光柱的强光中,也看
不出变化。我们乘飞行汽车飞了很长时间,到了光柱照不到的地方,到了能看见太阳的
海边。这时的太阳已成了一个棒球大小,一动不动地悬在天边,它的光芒只在自己的周
围映出了一圈晨曦似的亮影,天空呈暗暗的深蓝色,星星仍清晰可见。举目望去,哪有
海啊,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冰原。在这封冻的大海上,有大群狂欢的人。焰火在暗蓝色
的空中开放,冰冻海面上的人们以一种不正常的感情在狂欢着,到处都是喝醉了在冰上
打滚的人,更多的人在声嘶力竭地唱着不同的歌,都想用自己的声音压住别人。

  “每个人都在不顾一切地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爸爸突然想起
了一件事,“呵,忘了告诉你们,我爱上了黎星,我要离开你们和她在一起。”

  “她是谁?”妈妈平静地问。

  “我的小学老师。”我替爸爸回答。我升入中学已两年,不知道爸爸和小星老师是
怎么认识的,也许是在两年前那个毕业仪式上?

  “那你去吧。”妈妈说。

  “过一阵我肯定会厌倦,那时我就回来,你看呢?”

  “你要愿意当然行。”妈妈的声音像冰冻的海面一样平稳,但很快激动起来,“啊
,这一颗真漂亮,里面一定有全息散射体!”她指着刚在空中开放的一朵焰火,真诚地
赞美着。

  在这个时代,人们在看四个世纪以前的电影和小说时都莫名其妙,他们不明白,前
太阳时代的人怎么会在不关生死的事情上倾注那么多的感情。当看到男女主人公为爱情
而痛苦或哭泣时,他们的惊奇是难以言表的。在这个时代,死亡的威胁和逃生的欲望压
倒了一切,除了当前太阳的状态和地球的位置,没有什么能真正引起他们的注意并打动
他们了。这种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关注,渐渐从本质上改变了人类的心理状态和精神生活
,对于爱情这类东西,他们只是用余光瞥一下而已,就像赌徒在盯着轮盘的间隙抓住几
秒钟喝口水一样。

  过了两个月,爸爸真从小星老师那儿回来了,妈妈没有高兴,也没有不高兴。

  爸爸对我说:“黎星对你印象很好,她说你是一个有创造力的学生。”

  妈妈一脸茫然:“她是谁?”

  “小星老师嘛,我的小学老师,爸爸这两个月就是同她在一起的!”

  “哦,想起来了!”妈妈摇头笑了,“我还不到四十,记忆力就成了这个样子。”

  她抬头看看天花板上的全息星空,又看看四壁的全息森林,“你回来挺好,把这些
图像换换吧,我和孩子都看腻了,但我们都不会调整这玩艺儿。”

  当地球再次向太阳跌去的时候,我们全家都把这事忘了。

  有一天,新闻报道海在融化,于是我们全家又到海边去。这是地球通过火星轨道的
时候,按照这时太阳的光照量,地球的气温应该仍然是很低的,但由于地球发动机的影
响,地面的气温正适宜。能不穿加热服或冷却服去地面,那感觉真令人愉快。地球发动
机所在的这个半球天空还是那个样子,但到达另一个半球时,真正感到了太阳的临近:
天空是明朗的纯蓝色,太阳在空中已同启航前一样明亮了。可我们从空中看到海并没融
化,还是一片白色的冰原。当我们失望地走出飞行汽车时,听到惊天动地的隆隆声,那
声音仿佛来自这颗星球的最深处,真像地球要爆炸一样。

  “这是大海的声音!”爸爸说,“因为气温骤升,厚厚的冰层受热不均匀,这很像
陆地上的地震。”

  突然,一声雷霆般尖厉的巨响插进这低沉的隆隆声中,我们后面看海的人们欢呼起
来。我看到海面上裂开一道长缝,其开裂速度之快如同广阔的冰原上突然出现的一道黑
色的闪电。接着在不断的巨响中,这样的裂缝一条接一条地在海冰上出现,海水从所有
的裂缝中喷出,在冰原上形成一条条迅速扩散的急流……

  回家的路上,我们看到荒芜已久的大地上,野草在大片大片地钻出地面,各种花朵
在怒放,嫩叶给枯死的森林披上绿装……所有的生命都在抓紧时间焕发着活力。

  随着地球和太阳的距离越来越近,人们的心也一天天揪紧了。到地面上来欣赏春色
的人越来越少,大部分人都深深地躲进了地下城中,这不是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酷热、
暴雨和飓风,而是躲避那随着太阳越来越近的恐惧。有一天在我睡下后,听到妈妈低声
对爸爸说:“可能真的来不及了。”

  爸爸说:“前四个近日点时也有这种谣言。”

  “可这次是真的,我是从钱德勒博士夫人口中听说的,她丈夫是航行委员会的那个
天文学家,你们都知道他的。他亲口告诉她已观测到氦的聚集在加速。”

  “你听着亲爱的,我们必须抱有希望,这并不是因为希望真的存在,而是因为我们
要做高贵的人。在前太阳时代,做一个高贵的人必须拥有金钱、权力或才能,而在今天
只要拥有希望,希望是这个时代的黄金和宝石,不管活多长,我们都要拥有它!明天把
这话告诉孩子。”

  和所有的人一样,我也随着近日点的到来而心神不定。有一天放学后,我不知不觉
走到了城市中心广场,在广场中央有喷泉的圆形水池边呆立着,时而低头看着蓝莹莹的
池水,时而抬头望着广场圆形穹顶上梦幻般的光波纹,那是池水反射上去的。这时我看
到了灵儿,她拿着一个小瓶子和一根小管儿,在吹肥皂泡。每吹出一串,她都呆呆地盯
着空中漂浮的泡泡,看着它们一个个消失,然后再吹出一串……

  “都这么大了还干这个,这好玩吗?”我走过去问她。

  灵儿见了我以后喜出望外:“我俩去旅行吧!”

  “旅行?去哪?”

  “当然是地面啦!”她挥手在空中划了一下,用手腕上的计算机甩一幅全息景象,
显示出一个落日下的海滩。微风吹拂着棕榈树,道道白浪,金黄的沙滩上有一对对的情
侣,他们在铺满碎金的海面前呈一对对黑色的剪影。“这是梦娜和大刚发回来的,他俩
现在还满世界转呢,他们说外面现在还不太热,外面可好呢,我们去吧!”

  “他们因为旷课刚被学校开除了。”

  “哼,你根本不是怕这个,你是怕太阳!”

  “你不怕吗?别忘了你因为怕太阳还看过精神病医生呢。”

  “可我现在不一样了,我受到了启示!你看,”灵儿用小管儿吹出了一串肥皂泡,
“盯着它看!”她用手指着一个肥皂泡说。

  我盯着那个泡泡,看到它表面上光和色的狂澜,那狂澜以人的感觉无法把握的复杂
和精细在涌动,好像那个泡泡知道自己生命的长度,疯狂地把自己浩如烟海的记忆中无
数的梦幻和传奇向世界演绎。很快,光和色的狂澜在一次无声的爆炸中消失了,我看到
了一小片似有似无的水汽,这水汽也只存在了半秒钟,然后什么都没有了,好像什么都
没有存在过。

  “看到了吗?地球就是宇宙中的一个小水泡,啪一下,什么都没了,有什么好怕的
呢?”

  “不是这样的,据计算,在氦闪发生时,地球被完全蒸发掉至少需要一百个小时。”

  “这就是最可怕之处了!”灵儿大叫起来,“我们在这地下500米,就像馅饼里的
肉馅一样,先给慢慢烤熟了,再蒸发掉!”

  一阵冷战传遍我的全身。

  “但在地面就不一样了,那里的一切瞬间被蒸发,地面上的人就像那泡泡一样,啪
一下……所以,氦闪时还是在地面上为好。”

  不知为什么,我没同她去,她就同阿东去了,我以后再也没见到他们。

  氦闪并没有发生,地球高速掠过了近日点,第六次向远日点升去,人们绷紧的神经
松弛下来。由于地球自转已停止,在太阳轨道的这一面,亚洲大陆上的地球发动机正对
它的运行方向,所以在通过近日点前都停了下来,只是偶尔做一些调整姿态的运行,我
们这儿处于宁静而漫长的黑夜之中。美洲大陆上的发动机则全功率运行,那里成了火箭
喷口的护圈。由于太阳这时也处于西半球,那儿的高温更是可怕,草木生烟。

  地球的变轨加速就这样年复一年地进行着。每当地球向远日点升去时,人们的心也
随着地球与太阳距离的日益拉长而放松;而当它在新的一年向太阳跌去时,人们的心一
天天紧缩起来。每次到达近日点,社会上就谣言四起,说太阳氦闪就要在这时发生了;
直到地球再次升向远日点,人们的恐惧才随着天空中渐渐变小的太阳平息下来,但又在
酝酿着下一次的恐惧……人类的精神像在荡着一个宇宙秋千,更适当地说,在经历着一
场宇宙俄罗斯轮盘赌:升上远日点和跌向太阳的过程是在转动弹仓,掠过近日点时则是
扣动扳机!每扣一次时的神经比上一次更紧张,我就是在这种交替的恐惧中度过了自己
的少年时代。其实仔细想想,即使在远日点,地球也未脱离太阳氦闪的威力圈,如果那
时太阳爆发,地球不是被气化而是被慢慢液化,那种结果还真不如在近日点。

  在逃逸时代,大灾难接踵而至。

  由于地球发动机产生的加速度及运行轨道的改变,地核中铁镍核心的平衡被扰动,
其影响穿过古腾堡不连续面,波及地幔。各个大陆地热逸出,火山横行,这对于人类的
地下城市是致命的威胁。从第六次变轨周期后,在各大陆的地下城中,岩浆渗入灾难频
繁发生。

  那天当警报响起来的时候,我正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听到市政厅的广播:

  “F112市全体市民注意,城市北部屏障已被地应力破坏,岩浆渗入!岩浆渗入!现
在岩浆流已到达第四街区!公路出口被封死,全体市民到中心广场集合,通过升降向地
面撤离。注意,撤离时按危急法第五条行事,强调一遍,撤离时按危急法第五条行事!”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迷宫般的通道,地下城现在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我知道现
在的危险:只有两条通向外部的地下公路,其中一条去年因加固屏障的需要已被堵死,
如果剩下的这条也堵死了,就只有通过经竖井直通地面的升降梯逃命了。

  升降梯的载运量很小,要把这座城市的36万人运出去需要很长时间,但也没有必要
去争夺生存的机会,联合政府的危急法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古代曾有过一个伦理学问题:当洪水到来时,一个只能救走一个人的男人,是去救
他的父亲呢,还是去救他的儿子?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提出这个问题很不可理解。

  当我到达中心广场时,看到人们已按年龄排起了长长的队。最靠近电梯口的是由机
器人保育员抱着的婴儿,然后是幼儿园的孩子,再往后是小学生……我排在队伍中间靠
前的部分。爸爸现在在近地轨道值班,城里只有我和妈妈,我现在看不到妈妈,就顺着
长长的队伍跑,没跑多远就被士兵拦住了。我知道她在最后一段,因为这个城市主要是
学校集中地,家庭很少,她已经算年纪大的那批人了。

  长队以让人心里着火的慢速度向前移动,三个小时后轮到我跨进升降梯时,心里一
点都不轻松,因为这时在妈妈和生存之间,还隔着两万多名大学生呢!而我已闻到了浓
烈的硫磺味……

  我到地面两个半小时后,岩浆就在500米深的地下吞没了整座城市。我心如刀绞地
想像着妈妈最后的时刻:她同没能撤出的一万八千人一起,看着岩浆涌进市中心广场。
那时已经停电,整个地下城只有岩浆那可怖的暗红色光芒。广场那高大的白色穹顶在高
温中渐渐变黑,所有的遇难者可能还没接触到岩浆,就被这上千度的高温夺去了生命。

  但生活还在继续,这严酷恐惧的现实中,爱情仍不时闪现出迷人的火花。为了缓解
人们的紧张情绪,在第十二次到达远日点时,联合政府居然恢复了中断达两个世纪的奥
运会。我作为一名机动冰橇拉力赛的选手参加了奥运会,比赛是驾驶机动冰橇,从上海
出发,从冰面上横穿封冻的太平洋,到达终点纽约。

  发令枪响过之后,上百只雪橇在冰冻的海洋上以每小时二百公里左右的速度出发了
。开始还有几只雪橇相伴,但两天后,他们或前或后,都消失在地平线之外。

  这时背后地球发动机的光芒已经看不到了,我正处于地球最黑暗的部分。在我眼中
,世界就是由广阔的星空和向四面无限延伸的冰原组成的,这冰原似乎一直延伸到宇宙
的尽头,或者它本身就是宇宙的尽头。而在无限的星空和无限的冰原组成的宇宙中,只
有我一个人!雪崩般的孤独感压倒了我,我想哭。我拼命地赶路,名次已无关紧要,只
是为了在这可怕的孤独感杀死我之前尽早地摆脱它,而那想像中的彼岸似乎根本就不存
在。

  就在这时,我看到天边出现了一个人影。近了些后,我发现那是一个姑娘,正站在
她的雪橇旁,她的长发在冰原上的寒风中飘动着。你知道这时遇见一个姑娘意味着什么
,我们的后半生由此决定了。她是日本人,叫山彬加代子。女子组比我们先出发十二个
小时,她的雪橇卡在冰缝中,把一根滑杆卡断了。我一边帮她修雪橇,一边把自己刚才
的感觉告诉她。

  “您说得太对了,我也是那样的感觉!是的,好像整个宇宙中就只有你一个人!

  知道吗,我看到您从远方出现时,就像看到太阳升起一样呢!”

  “那你为什么不叫救援飞机?”

  “这是一场体现人类精神的比赛,要知道,流浪地球在宇宙中是叫不到救援的!”

  她挥动着小拳头,以日本人特有的执著说。

  “不过现在总得叫了,我们都没有备用滑杆,你的雪橇修不好了。”

  “那我坐您的雪橇一起走好吗?如果您不在意名次的话。”

  我当然不在意,于是我和加代子一起在冰冻的太平洋上走完了剩下的漫长路程。

  经过夏威夷后,我们看到了天边的曙光。在被那个小小的太阳照亮的无际冰原上,
我们向联合政府的民政部发去了结婚申请。

  当我们到达纽约时,这个项目的裁判们早等得不耐烦,收摊走了。但有一个民政局
的官员在等着我们,他向我们致以新婚的祝贺,然后开始履行他的职责:他挥手在空中
划出一个全息图像,上面整齐地排列着几万个圆点,这是这几天全世界向联合政府登记
结婚的数目。由于环境的严酷,法律规定每三对新婚配偶中只有一对有生育权,抽签决
定。加代子对着半空中那几万个点犹豫了半天,点了中间的一个。

  当那个点变为绿色时,她高兴得跳了起来。但我的心中却不知是什么滋味,我的孩
子出生在这个苦难的时代,是幸运还是不幸呢?那个官员倒是兴高采烈,他说每当一对
儿“点绿”的时候他都十分高兴,他拿出了一瓶伏特加,我们三个轮着一人一口地喝着
,都为人类的延续干杯。我们身后,遥远的太阳用它微弱的光芒给自由女神像镀上了一
层金辉,对面,是已无人居住的曼哈顿的摩天大楼群,微弱的阳光把它们的影子长长地
投在纽约港寂静的冰面上。醉意朦胧的我,眼泪涌了出来。

  地球,我的流浪地球啊!

  分手前,官员递给我们一串钥匙,醉醺醺地说:“这是你们在亚洲分到的房子,回
家吧,哦,家多好啊!”

  “有什么好的?”我漠然地说,“亚洲的地下城充满危险,这你们在西半球当然体
会不到。”

  “我们马上也有你们体会不到的危险了,地球又要穿过小行星带,这次是西半球对
着运行方向。”

  “上几个变轨周期也经过小行星带,不是没什么大事吗?”

  “那只是擦着小行星带的边缘走,太空舰队当然能应付,他们可以用激光和核弹把
地球航线上的那些小石块都清除掉。但这次……你们没看新闻?这次地球要从小行星带
正中穿过去!舰队只能对付那些大石块,唉……”

  在回亚洲的飞机上,加代子问我:“那些石块很大吗?”

  我父亲现在就在太空舰队干那件工作,所以尽管政府为了避免惊慌照例封锁消息,
我还是知道一些情况。我告诉加代子,那些石块大的像一座大山,五千万吨级的热核炸
弹只能在上面打出一个小坑。“他们就要使用人类手中威力最大的武器了!”

  我神秘地告诉加代子。

  “你是说反物质炸弹?”

  “还能是什么?”

  “太空舰队的巡航范围是多远?”

  “现在他们力量有限,我爸说只有一百五十万公里左右。”

  “啊,那我们能看到了!”

  “最好别看。”

  加代子还是看了,而且是没戴护目镜看的。反物质炸弹的第一次闪光是在我们起飞
不久后从太空传来的,那时加代子正在欣赏飞机舷窗外空中的星星,这使她的双眼失明
了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一个多月眼睛都红肿流泪。那真是让人心惊肉跳的时刻,反物质
炮弹不断地击中小行星,湮灭的强光此起彼伏地在漆黑的太空中闪现,仿佛宇宙中有一
群巨人围着地球用闪光灯疯狂拍照似的。

  半小时后,我们看到了火流星,它们拖着长长的火尾划破长空,给人一种恐怖的美
感。火流星越来越多,每一个在空中划过的距离越来越长。突然,机身在一声巨响中震
颤了一下,紧接着又是连续的巨响和震颤。加代子惊叫着扑到我怀中,她显然以为飞机
被流星击中了,这时舱里响起了机长的声音。

  “请各位乘客不要惊慌,这是流星冲破音障产生的超音速爆音,请大家戴上耳机,
否则您的听觉会受到永久的损害。由于飞行安全已无法保证,我们将在夏威夷紧急降落
。”

  这时我盯住了一个火流星,那个火球的体积比别的大出许多,我不相信它能在大气
中烧完。果然,那火球疾驰过大半个天空,越来越小,但还是坠入了冰海。从万米高空
看到,海面被击中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小白点,那白点立刻扩散成一个白色的圆圈,圆圈
迅速在海面扩大。

  “那是浪吗?”加代子颤着声儿问我。

  “是浪,上百米的浪。不过海封冻了,冰面会很快使它衰减的。”我自我安慰地说
,不再看下面。

  我们很快在檀香山降落,由当地政府安排去地下城。我们的汽车沿着海岸走,天空
中布满了火流星,那些红发恶魔好像是从太空中的某一个点同时迸发出来的。

  一颗流星在距海岸不远处击中了海面,没有看到水柱,但水蒸汽形成的白色蘑菇云
高高地升起。涌浪从冰层下传到岸边,厚厚的冰层轰隆隆地破碎了,冰面显出了浪的形
状,好像有一群柔软的巨兽在下面排着队游过。

  “这块有多大?”我问那位来接应我们的官员。

  “不超过五公斤,不会比你的脑袋大吧。不过刚接到通知,在北方八百公里的海面
上,刚落下一颗二十吨左右的。”

  这时他手腕上的通讯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后对司机说:“来不及到204号门了,就
近找个入口吧!”

  汽车拐了个弯,在一个地下城入口前停了下来。我们下车后,看到入口处有几个士
兵,他们都一动不动地盯着远方的一个方向,眼里充满了恐惧。我们都顺着他们的目光
看去,在天海连线处,我们看到一层黑色的屏障,初一看好像是天边低低的云层,但那
“云层”的高度太齐了,像一堵横在天边的长墙,再仔细看,墙头还镶着一线白边。

  “那是什么呀?”加代子怯生生地问一个军官,得到的回答让我们毛发直竖。

  “浪。”

  地下城高大的铁门隆隆地关上了,约莫过了十分钟,我们感到从地面传来的低沉的
声音,咕噜噜的,像一个巨人在地面打滚。我们面面相觑,大家都知道,百米高的巨浪
正在滚过夏威夷,也将滚过各个大陆。但另一种震动更吓人,仿佛有一只巨拳从太空中
不断地击打地球,在地下这震动并不大,只能隐约感到,但每一个震动都直达我们灵魂
深处。这是流星在不断地击中地面。

  我们的星球所遭到的残酷轰炸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个星期。

  当我们走出地下城时,加代子惊叫:“天啊,天怎么是这样的!”

  天空是灰色的,这是因为高层大气弥漫着小行星撞击陆地时产生的灰尘,星星和太
阳都消失在这无际的灰色中,仿佛整个宇宙在下着一场大雾。地面上,滔天巨浪留下的
海水还没来得及退去就封冻了,城市幸存的高楼形单影只地立在冰面上,挂着长长的冰
凌柱。冰面上落了一层撞击尘,于是这个世界只剩下一种颜色:灰色。

  我和加代子继续回亚洲的旅行。在飞机越过早已无意义的国际日期变更线时,我们
见到了人类所见过的最黑的黑夜。飞机仿佛潜行在墨汁的海洋中,看着机舱外那没有一
丝光线的世界,我们的心情也黯淡到了极点。

  “什么时候到头呢?”加代子喃喃地说。我不知道她指的是这个旅程还是这充满苦
难和灾难的生活,我现在觉得两者都没有尽头。是啊,即使地球航出了氦闪的威力圈,
我们得以逃生,又怎么样呢?我们只是那漫长阶梯的最下一级,当我们的一百代重孙爬
上阶梯的顶端,见到新生活的光明时,我们的骨头都变成灰了。我不敢想像未来的苦难
和艰辛,更不敢想像要带着爱人和孩子走过这条看不到头的泥泞路,我累了,实在走不
动了……就在我被悲伤和绝望窒息的时候,机舱里响起了一声女人的惊叫:“啊!不!
不能亲爱的!”

  我循声看去,见那个女人正从旁边的一个男人手中夺下一支手枪,他刚才显然想把
枪口凑到自己的太阳穴上。这人很瘦弱,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无限远处。女人把头埋在
他膝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安静。”男人冷冷地说。

  哭声消失了,只有飞机发动机的嗡嗡声在轻响,像不变的哀乐。在我的感觉中,飞
机已粘在这巨大的黑暗中,一动不动,而整个宇宙,除了黑暗和飞机,什么都没有了。
加代子紧紧钻在我怀里,浑身冰凉。

  突然,机舱前部有一阵骚动,有人在兴奋地低语。我向窗外看去,发现飞机前方出
现了一片朦胧的光亮,那光亮是蓝色的,没有形状,十分均匀地出现在前方弥漫着撞击
尘埃的夜空中。

  那是地球发动机的光芒。

  西半球的地球发动机已被陨石击毁了三分之一,但损失比启航前的预测要少;东半
球的地球发动机由于背向撞击面,完好无损。从功率上来说,它们是能使地球完成逃逸
航行的。

  在我眼中,前方朦胧的蓝光,如同从深海漫长的上浮后看到的海面的亮光,我的呼
吸又顺畅起来。

  我又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亲爱的,痛苦呀恐惧呀这些东西,也只有在活着时才
能感觉到。死了,死了什么也没有了,那边只有黑暗,还是活着好。你说呢?”

  那瘦弱的男人没有回答,他盯着前方的蓝光看,眼泪流了下来。我知道他能活下去
了,只要那希望的蓝光还亮着,我们就都能活下去,我又想起了父亲关于希望的那些话。

  一下飞机,我和加代子没有去我们在地下城中的新家,而是到设在地面的太空舰队
基地去找父亲,但在基地,我只见到了追授他的一枚冰冷的勋章。这勋章是一名空军少
将给我的,他告诉我,在清除地球航线上的小行星的行动中,一块被反物质炸弹炸出的
小行星碎片击中了父亲的单座微型飞船。

  “当时那个石块和飞船的相对速度有每秒一百公里,撞击使飞船座舱瞬间汽化了,
他没有一点痛苦,我向您保证,没有一点痛苦。”将军说。

  当地球又向太阳跌回去的时候,我和加代子又到地面上来看春天,但没有看到。

  世界仍是一片灰色,阴暗的天空下,大地上分布着由残留海水形成的一个个冰冻湖
泊,见不到一点绿色。大气中的撞击尘埃挡住了阳光,使气温难以回升。甚至在近日点
,海洋和大地都没有解冻,太阳呈一个朦胧的光晕,仿佛是撞击尘埃后面的一个幽灵。

  三年以后,空中的撞击尘埃才有所消散,人类终于最后一次通过近日点,向远日点
升去。在这个近日点,东半球的人有幸目睹了地球历史上最快的一次日出和日落。太阳
从海平面上一跃而起,迅速划过长空,大地上万物的影子很快地变换着角度,仿佛是无
数根钟表的秒针。这也是地球上最短的一个白天,只有不到一个小时。

  当一小时后太阳跌入地平线,黑暗降临大地时,我感到一阵伤感。这转瞬即逝的一
天,仿佛是对地球在太阳系四十五亿年进化史的一个短暂的总结。直到宇宙的末日,它
不会再回来了。

  “天黑了。”加代子忧伤地说。

  “最长的一夜。”我说。东半球的这一夜将延续两千五百年,一百代人后,半人马
座的曙光才能再次照亮这个大陆。西半球也将面临最长的白天,但比这里的黑夜要短得
多。在那里,太阳将很快升到天顶,然后一直静止在那个位置上渐渐变小,在半世纪内
,它就会融入星群难以分辨了。

  按照预定的航线,地球升向与木星的会合点。航行委员会的计划是:地球第15圈的
公转轨道是如此之扁,以至于它的远日点到达木星轨道,地球将与木星在几乎相撞的距
离上擦身而过,在木星巨大引力的拉动下,地球将最终达到逃逸速度。

  离开近日点后两个月,就能用肉眼看到木星了,它开始只是一个模糊的光点,但很
快显出圆盘的形状,又过了一个月,木星在地球上空已有满月大小了,呈暗红色,能隐
约看到上面的条纹。这时,15年来一直垂直的地球发动机光柱中有一些开始摆动,地球
在做会合前最后的姿态调整。木星渐渐沉到了地平线下,以后的三个多月,木星一直处
在地球的另一面,我们看不到它,但知道两颗行星正在交会之中。

  有一天我们突然被告知东半球也能看到木星了,于是人们纷纷从地下城中来到地面
。当我走出城市的密封门来到地面时,发现开了15年的地球发动机已经全部关闭了,我
再次看到了星空,这表明同木星最后的交会正在进行。人们都在紧张地盯着西方的地平
线,地平线上出现了一片暗红色的光,那光区渐渐扩大,伸延到整个地平线的宽度。我
现在发现那暗红色的区域上方同漆黑的星空有一道整齐的边界,那边界呈弧形,那巨大
的弧形从地平线的一端跨到了另一端,在缓缓升起,巨弧下的天空都变成了暗红色,仿
佛一块同星空一样大小的暗红色幕布在把地球同整个宇宙隔开。当我回过神来时,不由
倒吸一口冷气,那暗红色的幕布就是木星!我早就知道木星的体积是地球的1300倍,现
在才真正感觉到它的巨大。这宇宙巨怪在整个地平线上升起时产生的那种恐惧和压抑感
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一名记者后来写道:

  “不知是我身处噩梦中,还是这整个宇宙都是一个造物主巨大而变态的头脑中的噩
梦!”木星恐怖地上升着,渐渐占据了半个天空。这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云层中
的风暴,那风暴把云层搅动成让人迷茫的混乱线条,我知道那厚厚的云层下是沸腾的液
氢和液氦的大洋。著名的大红斑出现了,这个在木星表面维持了几十万年的大旋涡大得
可以吞下整整三个地球。这时木星已占满了整个天空,地球仿佛是浮在木星沸腾的暗红
色云海上的一只气球!而木星的大红斑就处在天空正中,如一只红色的巨眼盯着我们的
世界,大地笼罩在它那阴森的红光中……这时,谁都无法相信小小的地球能逃出这巨大
怪物的引力场,从地面上看,地球甚至连成为木星的卫星都不可能,我们就要掉进那无
边云海覆盖着的地狱中去了!但领航工程师们的计算是精确的,暗红色的迷乱的天空在
缓缓移动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西方的天边露出了黑色的一角,那黑色迅速扩大,其
中有星星在闪烁,地球正在冲出木星的引力魔掌。这时警报尖叫起来,木星产生的引力
潮汐正在向内陆推进,后来得知,这次大潮百多米高的巨浪再次横扫了整个大陆。在跑
进地下城的密封门时,我最后看了一眼仍占据半个天空的木星,发现木星的云海中有一
道明显的划痕,后来知道,那是地球引力作用在木星表面的痕迹,我们的星球也在木星
表面拉起了如山的液氢和液氦的巨浪。这时,木星巨大的引力正在把地球加速甩向外太
空。

  离开木星时,地球已达到了逃逸速度,它不再需要返回潜藏着死亡的太阳,向广漠
的外太空飞去,漫长的流浪时代开始了。

  就在木星暗红色的阴影下,我的儿子在地层深处出生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5.]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